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4|回复: 1
收起左侧

[科教] 大鵟\因雾霾饿晕了

[复制链接]

1202

主题

184

精华

3712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12
发表于 1-6-2017 09:3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近一段时间几乎全国人民都深深的感受到了雾霾的威力,PM2.5值争先恐后的突破新高。朋友圈里各种软件的雾霾实测预报,高处俯拍“浓郁丝滑”的雾霾层,以及没用多久就报废了的口罩都在无声的讲述着这个全民难以逃脱的巨大梦魇。晒个蓝天的照片似乎都变成了一种高调的炫耀行为。

当然雾霾影响的可能远远不止我们类。 本着同在黑天下,人鸟共家园的精神,一则近期的新闻报道中,“一只大鵟Buteo hemilasius就因为雾霾太严重导致觅食困难饿晕在田里”(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报道的大概内容是某地一位村民在田间发现一只大鸟无力飞行,尝试自己在家救助无果,送到相关部门认为“该大鵟因近期持续雾霾,无法看清远处的猎物,不能正常采食,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终掉落田间”。村民的行为非常值得鼓励,及时的将鸟送到了救助部门,比那些是只野生动物就想着“能好怎(能吃么,好吃么,怎么吃)”的饕餮们不知好到哪里去了。PS 所有猛禽均属于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个人未经许可不能持有 一个偷猎猛禽的案例:16只鸟?那可是隼啊 。

嗯?这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啊!首先这只鸟个人认为是普通鵟Buteo buteo 的幼鸟(如有认错请指正)。但是这件事跟雾霾的关系究竟有多大?目前有多少证据证明雾霾就是元凶呢?况且判断正确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从图片看这只鸟似乎没有外伤,但是这样的持握姿势很容易造成对鸟的二次伤害。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这样才是标准的持握姿势。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至于这个可怜的鵟是不是因为饥饿而体力不支倒是比较好判断。这里直接简单粗暴的附上IFAW的一篇好玩又心酸的文章:不许说我胖! 简而言之就是通过龙骨突两侧的肌肉覆盖程度判断鸟的营养状态,不要被它们那毛茸茸的样子欺骗了。

然后我就跟不上报道中的逻辑了。诚然猛禽的拥有极好的视觉以及探测人眼无法识别的紫外线的能力(Honkavaara et.al. 2002,Lind et.al. 2013),因此雾霾可能会影响其利用视觉探测猎物的能力。一些研究者认为鵟可以通过气味寻找猎物(Koivula and Viitala 1999),因此雾霾同样也可能干扰猎物嗅觉信息。但是普通鵟在被救助的区域应该属于越冬,越冬期的对于很多迁徙物种来说都是巨大的生存挑战。其体力不支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多方面的,例如猎物密度低,恶劣天气,本身身体状况不佳或疾病中毒,亦有可能是迁徙期环境条件差的延迟反应(carry-over effect,Newton 2006),加之该个体仍然为亚成体,捕食经验缺乏也是很有可能的,并且很多研究都表明亚成的猛禽死亡率(虽然这只没有死,但如果没有受到救助的话死亡的可能性很大)非常高(Newton et.al 2016)。综合前述来看,目前看起来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雾霾对于猛禽觅食的影响,在雾霾愈加严重的当下,确实应该更加关注相关问题的研究。李忠秋老师去年发表的关于雾霾会使信鸽归巢更快并且在科学网上有介绍: 李忠秋:雾霾来了,动物怎么办?谈谈信鸽与空气污染的关系 非常有意思,期待未来更多的相关研究。


对于这篇报道,其实我更认为这其实是部分新闻工作者过分追求阅读量博眼球的表现。最近一段时间内一方面很欣喜的看到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报道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有看到了鱼龙混杂的野保人士和很多不负责任的报道。比如这篇,槽点满满,例如嘴对嘴喂药(好俗套的言情剧桥段) “鸟爸爸”多次深夜与射杀鸟类不法分子作斗争。 以及之前宣称自己有“专业人士”支持的三亚海鸥事件 “三亚海鸥召回”行动,是善举还是闹剧? 。诚然野生动物保护需要宣传,而我也相信现今的状态也将会改变,尤其是在这个网络和自媒体相对繁荣的时代。所以每次看到在我能力范围内能够识别的槽点比如大V推送里关于鸟类的常识性错误之类的还是会默默地留言。

话说回来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说一定这只鸟不是因为雾霾而体力不支的,唯一能做的,思辨而已。

参考文献:

Honkavaara, J., Koivula, M., Korpim?ki, E., Siitari, H.,& Viitala, J. (2002). Ultraviolet vision and foraging in terrestrialvertebrates. Oikos, 98(3), 505-511.

Koivula, M., & Viitala, J. (1999). Rough-legged buzzards use vole scent marks to assess hunting areas. Journal of Avian Biology,329-332.

Lind, O., Mitkus, M., Olsson, P., & Kelber, A. (2013).Ultraviolet sensitivity and colour vision in raptor foraging.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216(10), 1819-1826.

Newton, I. (2008). The ecology of bird migration. Academic,London.

Newton, I., McGrady, M. J., & Oli, M. K. (2016). Areview of survival estimates for raptors and owls. Ibis, 158(2), 227-248.

0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1-6-2017 12:19 P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完美世界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