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9|回复: 1
收起左侧

[财经] 莫要浪费了美元下跌的好机会

[复制链接]

1171

主题

171

精华

3552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52
发表于 1-12-2017 10:4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如果美元暴跌的同时,市场看不到人民币有力的反弹,恐怕贬值预期会受到鼓励】

周四(1月12日)的即期汇率走势值得拿出来讨论一下,因为时隔多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又跌至中间价以下。在日盘交易时段,除了早晨开盘后的短暂时间,即期汇率基本在6.9140以下波动,最终下午4:30收报6.9000,较周三下跌266个基点。

从市场预期调控的角度出发,周四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必须回落,否则贬值预期一定受到鼓励。

原因很简单,新年第一周美元指数一度暴跌,1月5日美元指数最低触及101.30,此后展开反弹。而周四日盘交易时段,美元指数又一次回到了101.30,后来又进一步下挫至101以下。

而反观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1月5日最低触及6.8683,但在美元指数重回前期低位的1月12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并没有回到6.8683,而是在其上方300多个基点的地方飘荡,这还要拜周四人民币的小幅度攀升所赐。要知道周三(1月11日)的日盘收盘价报6.9266,比6.8683的前期低位高出大约600个基点。

对于每天看着K线图寻找结售汇时机的外贸企业,这种图形会对其心理造成何种影响?他们几乎一定将其理解为:人民币反弹乏力。而反弹乏力的反面是什么呢?答案不言而喻。

可能有朋友担忧,如果在贬值预期没有消散的情况下,人民币对美元出现比较明显的升值,会降低资本外流的成本,从而刺激更大的购汇冲动,进而给外汇储备施加更大的压力。

这种担忧很符合多数人的思维习惯,但却忽视了一个问题,即我们不可能留住一心想走的人。既然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走,不如随他去吧。如果为了提高他们的离去成本,而放任人民币持续走弱,那些现在还不想走的人会作何感想呢?如果让他们看不到贬值的下限,只会刺激更多目前还不想走的人逐渐加入离去者的阵营。

上述担忧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虽然很符合大众的思维习惯,但却不符合事实。2014年以来,虽然人民币震荡贬值了3年,但是资本外流的压力并不是一条直线上升的,中间存在巨大的波动,而每一轮资本外流压力的降低,都出现在人民币阶段性的升值阶段。换句话说,在资本外流成本降低的时候,想走的人却变少了,外汇储备的压力也降低了。


举例来说,2016年2月至4月,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从6.60附近跌落至6.45左右,同期银行代客月度结售汇逆差(即期+远期)从1月的883亿美元逐渐下滑至152亿美元。请注意,当时监管部门对个人购汇尚未加强管理,这种幅度的逆差下降已经不能单纯归因为企业购汇监管收紧,只能用贬值预期降温来解释。

更好的例子来自2015年,2015年3月下旬至6月,美元兑人民币从6.28附近跌落至6.20左右,同期银行代客月度结售汇逆差(即期+远期)从696亿美元跌落至2亿美元。请注意,当时监管部门不但尚未加强个人购汇管理,对企业购汇也未加强管理,这种情况下结售汇市场居然出现近乎于平衡的局面,也只能用贬值预期下降来解释。

为什么资本外流成本降低的时候,资本外流压力却在下降?主要原因可能就在于,不是所有人都在削尖脑袋准备逃离人民币,甚至绝大多数人还没有逃离中国、逃离人民币的打算。道理其实很简单,中国有14亿人口,有实力拿出等值5万美元人民币现金的人至少有1个亿,这一亿人口即使只有一半人准备逃离人民币,我们的外汇储备在2014年就会告罄,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不顾一切逃离人民币的人口都是少数,只不过其他人是沉默的大多数,所以在网络上很少听到他们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多有能力逃离人民币的人没有逃离,原因很多,但原因之一肯定是他们对人民币并没有完全丧失信心。特别是在人民币阶段性升值的时候,这时美元投资收益的不确定性会提高,这时“还不想走”的人会更加犹豫。毕竟收入在14亿人口中能够排在前7%的人多数是能够理解“收益性、安全性和流动性”三者之间关系的。人民币波动的不确定性越高,美元投资收益的不确定性必然越高,而美元投资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并不高于人民币,所以他们在人民币升值的时候陷入犹豫很正常。

但很不幸,过去3年里,随着人民币的波动方向越来越稳定,美元投资的风险在下降,越来越多“本来不想走”的人则在动摇。证据之一就是我国旅游支出规模的快速扩张。2014-2016年,我国旅游项下支出规模逐年扩张,3年时间的支出总额超过1998-2013年16年的支出总额。

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原因其实很简单,当所有人都能从K线图上观察到一个确定的趋势,同时找不到这一趋势何时会终止的判断依据时,加入这一趋势的人一定会增加,而随着加入者的增多,趋势会变得更加势不可挡,除非有外力强势介入将其扭转。


再回到周四(12日)的即期汇率上来,如果将1月5日到1月12日美元指数和人民币即期汇率的K线图摆在一起看,是一个标准的“美元指数涨,人民币对美元跌;美元指数跌,人民币对美元难涨”的情景,而正是这种波动模式在2014-2016年不断推动人民币震荡贬值,同时也不断强化市场的贬值预期,进而不断刺激“本来不想走”的人动摇立场。

中国人喜欢说“事不过三”,人民币如果在2017年继续维持震荡贬值的势头,那么将是人民币贬值的第四年,这会导致什么后果很难说。加强购汇管理可以约束违规购汇,但如果不改变市场预期,很难激发市场的结汇意愿,只要结汇意愿不足,合规购汇也足以令结售汇保持逆差格局。所以扭转人民币震荡贬值预期比加强购汇管理更重要,而扭转预期的前提是必须改变K线图上人民币震荡贬值的大趋势。

从1月市场走势看,至少在目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趋势暂时中断了,笔者希望这是人民币打破“震荡贬值”趋势的起点,即使有人趁人民币回升的机会逃离,也不必太过在意,因为当前,给“尚未离去的人”以信心更为重要。

从这个角度出发,周五(1月13日)的市场走势就显得十分重要。如果周四夜盘美元指数不能出现明显反弹,而是维持在101下方,例如保持在100.70-100.80之间,那么周五央行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就有可能开在6.8800以下。如果周五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能够跟随中间价下挫至6.8800以下,才会给市场“美元指数跌,人民币对美元涨”的感性认识。虽然仍然没有回到1月5日6.8683的水平,但这对于抑制单边贬值预期也是有所帮助的。

但假如周五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虽然报价较低,假设开在6.8750,但即期汇率在中间价上方再次出现大幅偏离(就像1月6日的市场表现,1月6日美元即期汇率高出中间价562个基点,从而一举中断了人民币的短期升值行情),那么“美元指数跌,人民币对美元难涨”的思维惯性会在投资者心中进一步强化,而这很可能进一步抑制出口企业的结汇意愿,同时进一步刺激购汇冲动。

0

主题

0

精华

1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1-12-2017 11:2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透明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