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87|回复: 1
收起左侧

[人文] 中国“文化游民”在纽约找到艺术绿洲

[复制链接]

1161

主题

184

精华

3664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64
发表于 1-14-2017 12:4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吴茜茜(音)装置艺术的细节。这是三位年轻中国艺术家的群展。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Jake Naugh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超越国界是策展界最新的时髦词汇,主要针对文化身份变动不居的艺术家,那是由他们在多个国家生活、学习和工作的经历杂糅而成的。

吴茜茜(音)、何景文(音)、王旭就是三位这样的艺术家,他们出生于中国,在美国接受教育,如今以纽约为家。2015年,他们将自己在唐人街共享的工作室,改成了名为“实践”(Practice)的特别替代艺术空间和即兴驻留项目。“实践”有限的预算来自他们兼职工作的收入,也没有网站,但通过口碑相传,它在年轻的国际艺术家中吸引了一批追随者。和这几名创办者一样,那些艺术家也过着游牧式的生活。


“我们想为身份政治找到一种新的替代,将我们的中国身份放到更低的位置,敞开自己,去接触更侧重于我们三人关系的东西,”最近刚从马里兰艺术学院(Maryland Institute College of Art)获得艺术硕士学位的吴茜茜说道。她以讨人喜欢的方式将艺术鉴赏评语变成了有关他们使命的诚挚宣言。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Jake Naugh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何景文(音)作品的细节。

如今,在他们于本周在47运河(47 Canal)画廊推出的首次群展中,吴茜茜和她的两名伙伴有一个新的机会,可以检验自己的想法----不是作为策展人,而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尽管运营着自己的艺术空间,但他们和许多展览经验有限的艺术家一样,在最后一刻才完成布展工作。


“他们的艺术实践还处在非常理想主义的阶段,对于这次展览经历会是什么样,他们抱着十分开放的心态,”47运河的一位创始人兼负责人玛格丽特?李(Margaret Lee)说。

王旭的个展生涯最为成熟,经常往返于两个艺术家驻地----位于北京的一个工作室和埃尔德里奇街上的“实践”空间----之间。但你很难说他是个坐着飞机飞来飞去的有钱人,他来自大连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在完成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的学业和哥伦比亚大学的视觉艺术研究生课程后,王旭将在中国受到的正规的现实主义雕塑训练与他在纽约获得的一种概念倾向结合起来。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Jake Naugh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王旭(音)的雕塑。


他展出了一座现代版本的希腊少年立像,即一座站立的无头裸体雕塑,表面是有卵石覆盖的粘土,看起来好像随时会解体。挂在身上的古董挂钩,使这件作品有点像不实用的衣帽架,让人有与之互动的欲望,却也削弱了它的冲击力。

王先生的视频更加引人入胜,它被投影在相邻的墙上。视频中回顾了他在州北部定居的时光,他居住的小屋是由从森林里找来的木材和粘土修建的。在那里,他唯一有交往的人就是住地的园丁。园丁驾驶着一辆高尔夫球车大小的割草机,在郁郁葱葱的田野里开辟出怪圈。在11分钟的录像过程中,王先生用粘土制作了一个超大尺寸的园丁半身像,他手工一层层地叠加,直到雕塑成为眼前那个男子的现实体现。

吴女士在北京长大,2012年来到美国之前曾在香港学习,她使用电子产品和机械装置,创作了一个有趣的词汇,达到的效果之亲密令人惊讶。她的装置艺术名为“近一点,近一点,说爱”(Closer, Closer, Says Love),为了这个作品,她带着设备潜入电影院,记录下背景光的变化,而不是拍摄播放中的电影。然后她把这些无影像的视频投影到一个有光传感器的装置上(类似一扇自动门),让两个褴褛的袖口来回飘荡,如同两个绝望的恋人,不断想要接近对方,但最终仍然分隔两端。这个装置将阴影投射在画廊的墙上,借助渺小而平凡的材料,近乎神奇地传达了观看一场浪漫邂逅的感觉。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Jake Naugh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吴茜茜(音)的作品。

最后,是一本放在木桌上的小书,聚光灯照射在上面,邀请观众阅读页面上的字句。这部作品来自于何先生。小书是任航诗歌的英译。作为北京的一名摄影师,任先生以年轻裸模摆出挑衅姿势的超现实主义照片而著称。任先生喜欢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同样具有暗示性的诗歌,比如《每次我做了坏事》。

这次看不到任何照片,他的诗作占据了中心舞台,向美国观众昭示了一个新鲜的声音,在这里的布置中每次只能有一个人与之相呼应。何先生出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2000年与家人一起迁居美国,他进入了福德姆法学院(Fordham Law School);他仍然在试验装置艺术的可能性,目前还没有拿出一件完全决意的作品。

整体上说,这个展览营造了一种甜美细腻的情绪,摒弃了全球观念艺术应该显得怎样、如何着手的假设。何先生说,“我们被具有内在独立性的作品所吸引,”概括了“实践”与艺术家合作的标准。这样的形容同样适用于展览中的作品,不同于双年展和艺术节上的常见主题,它们没有对社会经济条件和商品作出批评,令人觉得清爽。每件作品都被延伸到一个亲密的层面,犹如和一小帮朋友交谈的感觉,而这些朋友恰巧也是一个无边无界的国际化圈子的圈中人。

0

主题

0

精华

4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1-14-2017 03:32 A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爸爸回来了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