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2|回复: 1
收起左侧

[生活] 如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工作?

[复制链接]

1161

主题

174

精华

3542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42
发表于 1-30-2017 12:0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Sayings:不管怎么推托敷衍,这一刻总会到来:你总得跟你的父母解释自己忙的是工作。而这件事的难度在于,他们并不知道你用来解释的话是什么意思。

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比如做公务员,在大企业做明确的职位,已经逐渐被新出现、个性化的工作和职位取代。这给解释自己的工作增加了难度。想想看,假如你是一位机器人教师,服装陈列师,产品经理,cosplay道具师,古着店老板,生活方式创业者……光是想想要向他们解释这些名词就让人绝望。(当然有时候也可能你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的工作,因为它本来就处在创新的过程中。)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所以,我提了那个问题:你怎么向父母解释自己的工作?然后我们收集了很多答案,希望能让大家互相启发互相帮助,或者……互相取乐。

跟父母解释工作这件事的确很重要。

Buzzfeed总结了父母不懂你工作会发生的事,可能会让你有共鸣:1、他们问很多关于你工作的问题,但还是不懂你到底做什么2、因为他们不确定你是干嘛的,所以总是给很模糊大众的职业建议,比如努力工作就会升职加薪,别太累等等3、当他们在网上搜到/在电视上看到你公司,会觉得特别骄傲4、当你真正努力用语言阐释你的工作,他们的眼神一下就迷茫了5、所以你想换个招数,比如PPT,公司网站,媒体报道,你老板的照片6、但不管你怎么努力,他们还是有那么点疑惑7、他们一定会拿你的工作开玩笑的8、你要是在家办公,他们就会觉得你根本什么事都没干,还不停打断你9、父母向别人解释的工作和你实际做的完全不是一回事10、唯一能让他们真正高兴的就是你升职了或者加薪了11、他们停止发问、并且接受你有一个他们永远不会理解的工作的那一刻,真的太难得了


我们收集到500多个同工作的人向父母解释工作的方式,并选择了其中的几十个,其中包含五花八门的招数。有些解释成功了,有些失败了,很多人逐渐接受了父母永远不会完全理解自己的工作这件事。

但是还得努力:这让他们觉得自己离你没那么远,或者反过来,让你离他们没有那么远。

你如何向父母解释自己的工作?

作者:新世相的读者们@嗑鸡蛋的石头我是服装陈列师,在某高端女装品牌工作。妈妈很喜欢那个牌子,逛街时我跟她说我就在这个公司上班,你看这些模特穿什么,墙面搭配,整体店铺规划,都归我管!妈妈就觉得好像还蛮厉害的样子。

但是有次他们跑来北京,偷偷去我上班的地方看我工作,结果我妈很不爽,说辛苦培养我、送我出国,结果现在就在这儿“摆货”?!我爸说,要不你回来就上咱家那古城墙角底下给人画像去吧,旅游的人挺多的,应该能挣不少。

后来我开始给他们讲我工作的故事和经历,有哪些难点,告诉他们做服装陈列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母亲看着女儿越来越美,也就满意了。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

现在,他们会在外人面前很认真地解释我的工作,说“这个行业很新的,你们都不懂,需要很多积累”,每次听他们这么说,我心里也在偷笑。总之听上去还蛮自豪的样子。

@蚂蚱

我的工作是产品经理,父母会很疑惑地问我,刚毕业就是经理了?我解释说,是设计产品的人。比如:去设计一幢大楼的电梯需要几步,在什么楼层停留,不同电梯之间如何联动调动,如何保证安全,如何用数字衡量电梯的运行效率。我解释清楚了。

他们去搜过「产品经理」这个词,然后发现了铺天盖地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很担心地问,是不是行业门槛很低?


和他们聊天其实并不会说我工作的具体内容,而是举例子,比如支付宝的「集五福」是怎么设计的,这样的沟聊天实是拉近距离的手段。

@zero我是cosplay道具师,也算半个裁缝。父母只觉得我是在一个生产奇奇怪怪东西的小工场里打杂的。

记得妈妈说过她童年有看花仙子这部动画,就连哄带骗说:花仙子清纯正直美丽,让人想要向她学习向她靠近,有的人选择把她还原到现实生活中来表达对她的爱。而我的工作就是制作还原角色需要的衣服和道具,她穿的裙子、手里拿的花篮、手提箱、发饰等等,更好地给人们带来爱和美。

我还给他们展示过一些图片,得到“好恐怖”的评价和强烈的嫌弃。最后他们的印象只有“做东西的”。有次母亲有空溜达过来,刚好我在做一对挂饰的其中一件,她要了点材料,了解工序后开始做另一朵。两个人做完后相互笑着吐槽嫌弃对方做的。最后交货我是另外再做了一对,和妈妈一起做的留下来了,是美好的回忆。

@即刻阳光我是计算机IT工程师,进入行业的时候计算机技术刚刚兴起,大家还不了解。那是1999年左右的事情了,人们都说电脑技术先进,我就萌生了想学计算机的念头,我父亲也鼓励我。

唯独我母亲说,最好不要学,听说那里面有病毒,人要是中毒了就麻烦了。

我的解释是,用通俗的方法说,计算机病毒只在计算机之间传播,不对人造成伤害,母亲说:“那也要注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当年那一幕,心里就特别温暖,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

@池真我是一名机器人教师,但父母总以为我的工作就是玩玩具!所以我就带他们来参观学校,每次那些他们看不懂的我都给上次课。

作为一个机器人教师,每天面对3到18岁的孩子,从最简单的积木搭建到电脑编程,机器人有三层结构。在机器人的教学中,机,也就是电动的,如马达,传感器等等。器,是一种固有的,如积木。还有人,给机器人赋予人的思想,于是你需要给他编写程序。


而我能给父母讲清楚的只有积木搭建。

父母觉得,这种机器人是假的,只是用来玩的。不过我直接和他们视频演示,他们倒也理解了。后来,非要我给他们上课。

@江措我是一名主持人,爸妈老认为我收入不菲。我常常拍很多演播室的照片发给父母,让他们看到镜头之外的人和物,但是对于工作上的很多细节,他们也不想知道的太细,就像一个人也没必要去看尽所有风景。

打麻将正火热时,看到我的节目开始了,他们会停止打牌,认认真真看电视。还会把节目给一些专家去听,指出我吐字发声的一些问题。他们希望我能呈现出更好的状态。

关于工作,他们更愿意做倾听者,但我觉得,他们的理解能力超越了我的想象。

他们装得笨一点,是为了让我多跟他们说些话。

@Tian 我已一名民航飞行员。我的父母天天上网研究民航空难,看各种纪录片,觉得我的工作很不安全。我就告诉他们,飞行员主要是控制飞机上的显示屏和仪表,不需要像开车一样做很多操作,安全性高,从起飞到降落都有严谨的程序和规章,也有应急检查单和操作手册。我还会用一些数据来向他们证明安全系数很高,出事故率比中500万还要低。他们也不怎么相信。

有一天我妈喝多了,给我打电话哭着说:“我这几天一直很后悔当初让你去学飞行,我们家又不缺钱干嘛要去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啊?” 以前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说服父母,比如想要礼物、玩具,可如今就是说服不了父母不为自己担心。无论用多少数据来证明安全,对父母来说是很徒劳的,因为在他们心中只要有0.001%的危险,也会被放大成100%吧。

@十豆又欠人儿我是一名基因测序与功能分析实验研究员。我的父母都是学经济和管理的,实在搞不清楚我到底在干嘛,于是他们默默百度我们单位,居然还通过官方信息测算出我们的大致人均收入,然后默默跟我说,“我们养你一辈子,你不要有压力”。

我也会试着向他们解释,比如某种病会不会遗传,通过测dna指导癌症用药,至少让他们看起来我不是一个神秘人。不过大部分工作没有办法让他们找到共鸣,但他们又特别关心,一直不停问,却完全说不到一起去。


于是,我只能解释我工作不久,是打杂的,什么都做,他们秒懂,还特别有认同感:“嗯嗯,机关事业单位都是这样的,慢慢来。”和七大姑八大姨解释更简单:事业单位。在我们小地方,事业单位在他们心中都是干一样的活儿,听起来体面又不难理解。

@沐我在做留学顾问。不太理解我工作的不是父母,是爷爷。爷爷年纪很大了,年过九十,开始出现短时记忆。每次回家都会问我工作怎么样?在哪里工作?每次说完他都会忘记。

爷爷自己曾是教师,他印象里的教师是公职、住集体宿舍,完全没有留学顾问的概念。现在见面,一般他会先确认我是不是我在当老师,我就说是,然后他会问我和同事相处得怎么样、教什么。我告诉他辅导学生出国,他便会理解为教英文。为了方便他理解记忆,我一般在他眼里就是英文老师。

我乐于在他面前扮演他最熟悉的教师角色,因为那是最令他安心的工作,希望他开心就好。

@Milly我是做公关的。

家里人听到的第一反应是:啊?公关?!

父母百度过我的工作,奈何百度词条好几个,写得他们也不能理解。我说,就是给品牌,公司办活动,比如新闻发布会或者展览。然后他们问我,那你怎么不需要考公关员资格证?

在亲戚面前他们不说我是做公关的,而说是普通上班族。因为不然亲戚会误会,他们又不太会解释。就算解释明白了,难免人家会调侃。我觉得这也算一种支持。

@清梵我是一名自由插画师、设计师,也是我自己的品牌创始人。

我很少去跟父母解释自己的工作,而是直接聘请了我妈妈当助手。

除了自由插画人外,我也经营自己的品牌,日常工作就是画画、做产品设计、跟客户沟通等等,妈妈会帮我做手工活,并且获得属于她的回报。


一开始她担心我养不活自己,后来钱到妈妈手里,她就很少再开口反对了,并且开始融入到我的工作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也让当了一辈子家庭主妇的她生活得更饱满,不再每天抱着iPad看电视剧。

@PI我的工作是电影制片。父母都是理工科出身,基本和文化艺术没什么关系,他们很容易觉得我在“充满潜规则的复杂娱乐圈”里摸爬滚打。

之前有一次换工作,面试香港某著名导演的工作室,结果父亲发来了几百字的长微信,说这些导演演员都很混乱的,吸毒什么的都经常有的,去了肯定会受影响,“我看你现在离吸毒就不远了”。

后来去了另一个公司,老板是作家+导演。有次父母在他们常看的一档综艺节目中看到我的新老板做嘉宾老师,就觉得靠谱些了。

我告诉他们电影圈和娱乐圈不太一样,跟他们介绍行业时,也会和其他行业对比,比如零孵化项目(等于策划),制作(等于生产?),宣发(等于市场化推广)。

做制片的时候要下组,我就发发工作照给他们看,如果有活动也会发一些明星照,让他们感觉到“嗯的确没有在过家家!”。其实只要让他们感觉到这是个正常公司的正常工作,就基本满意了。

公司的片子上映的时候,他们会号召朋友一起去看看,对于他们而言这还是个神秘的圈子,能在电影院和电视里看到跟我工作相关的人或事,会让他们更有真实感。

我能做的,也只是选择性地让他们对我的工作更有真实感一些。

@燕子我在酒吧驻唱,但爸妈会以为是陪酒女或坐台。所以我跟他们说,我在酒吧大厅舞台上唱歌,唱英文歌,不是在包厢,不用喝酒。我把自己那些五颜六色的演出服给他们看,他们似乎相信了,但还是不喜欢我的工作,特别是中老年邻居或亲戚,似乎偏见很明显。

爸妈其实是理解我的,只有很少一些人会误解。有时就因为那单单的一两个人的反应和误解就让我崩溃了,又气又愤,但爸妈会出来给我解释。


@内谷我是一名编剧。父母最关心的就是我的收入,因为编剧都是按项目结算,父母习惯了长期稳定工资结算的工作,难以理解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等米下炊的工作。

为了让父母了解我的工作,我直接给他们看剧本,同时也向他们介绍合作团队、公司平台,因为影视公司大多比较出名,他们能知道。有时候他们会讨论对剧本内容的感受,作为观众他们听一句话故事的直觉,也是我需要的。

有次我给他们说了自己在写一个奇幻爱情片的名字,当时他们就笑了,因为那个名字略羞耻,但是很符合女性向,我喜欢的类型。我跟我妈解释为什么写这个,有市场和我自己的原因之后,我妈总结了一句俚语“你的工作就是蹲在家里打钻屁”,理解为我把意淫的东西写出来,哈,我觉得这样的理解就很好了。

我建议那些和父母不太能沟通的人看武志红老师的《巨婴国》,其实孩子来到世界上也是帮助父母成长的。

@mayer我是一名跑步培训类创业者,我告诉父母自己去跑了马拉松和各类越野,去不同的城市和国外,这一开始是我的爱好,进而成了我的工作,我开始深入研究跑步,并对企业和个人跑者提供测试、培训、咨询等服务和个性化定制等等。

父母试着理解我的行为,但他们完全不明白跑步怎么会是一份工作。他们所谓的“理解”,在我看来只是“继续宠溺”。

他们说:好吧,好吧,你做吧,随便你怎样。这是最让人无奈的。

直到2015年,父亲来上海陪了我一个月,看到我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有任何休息之后,大概理解我在“做事”了。2016年有次回家,我给他们看了自己做的公司五年规划和近期融资的PPT,告诉他们我的工作模式和接下来的发展方向,爸妈好像总算明白了。

如今他们对我最大的理解,是每次回家,拼命给我吃好(跑步很消耗体力)。他们也开始关心体育行业方面的政策和新闻,试着去理解这个行业。以前他们总是担心我的安全、怕我跑来跑去浪费钱,现在他们会说,照顾好自己,不要太辛苦。


@前路漫长大学本科学的就是暖通工程,现在在做数据中心运营维护。最开始的时候我会跟父母讲机房,服务器,恒温恒湿等等,但是太专业了,他们不懂。正好数据中心里面有空调(这方面跟专业对口),他们知道空调,就以为我是修空调的,有管理两个字,就感觉孩子在当领导。

我解释自己的工作,他们爱搭不理的,但是有时候项目听起来比较牛,比如某个保密项目,或者一些银行总行之类的项目,跟他们一说,他们可骄傲了。

他们担心我的工作怎么样,挣多少钱,前景如何,后面怎么打算,但他们不了解的时候很难聊清楚这些。

之前回家只顾着拌嘴吵架了,我觉得有点愧疚。今年我特意准备了PPT,请了年假,早些回家给说明白,至少能让他们放心吧。

@孤独只是种终极情感 我是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COO。前年我从大公司辞掉主编职务出来创业,主要做有机食品、生活方式领域。我的父母虽然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但却完全无法理解如今什么是内容创业,怎么赚钱,我也已经放弃跟他们解释什么是“运营”或“用互联网思维做品牌”。

他们能听懂“文案”“主编”“编导”这类的职称,但无法明白我名片上的“创始人”三个字。我说“老板”的意思,他们答,“你们就那么几个人,你还是老板?”现阶段他们最基本的理解是:我在一个可能随时会散伙的团队里管管人事。

我给他们讲不同的互联网创业项目,也看我做的美食纪录片和节目。

他们上网搜索公司网站,找我的作品,还会在朋友圈里转发,甚至从经济上支持我,还在订阅号里给我打赏。但他们从来不主动问我,也不谈论或当面表达认可。

或许这是一种“保持距离”的认同。

一方面他们会意识到确实不可能完全理解这个时代、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职业形态,所以会选择远远的观望,试着去求同存异;另一方面,他们一定会倾向于认为我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能成为他们的一种骄傲,只是这个“骄傲”来得有些抽象,不像我考上北大那么容易被感知和传递。


我还是希望他们能了解我的工作,能够真切地分享我的成长和喜悦。越成长,能和父母聊的话题越少。但是聊工作能打开一个全新的语境,和父母聊工作,一定会变得更亲近。

@Tiffany我是一名外教培训师,我跟父母解释说,我现在不教书,我是教老外如何教书。因为老外并不是天生都是老师,他们一开始没经验,我教他们怎么做游戏,怎么用最简单的英语让学生听懂。我现在不出门,有电脑有网就能教世界各地的老外。

为了更明白我的工作过程,他们有时会旁观,实在好奇也会参与进来。有一次老妈在线跟老外打招呼,紧张到不行,说完hello就差点缩到我怀里;老爸故作镇定,洋腔洋调说hello,然后就冒出一堆中文,老外立刻懵逼。

@泡泡钰我在一个美学体验平台做客服、助教和小编。其实对于这个工作我自己都无法准确地给它定位,毕竟创业公司,什么都要做。

美学体验对于传统的父母们是个新名词,很难解释,所以我会在朋友圈里发自己的上班状态,比如花艺、丙烯画的照片。他们看了之后会觉得挺有意思,会问这个花好做吗?这种画好画吗?

直到去年情人节,我在家里做一篇公众号的活动招募,做完后发现我妈竟然在转发给她的朋友,而且还很自豪地给她们说这是我女儿做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在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通过你的内容、努力认可了你的选择。

@Trepverter?我的工作名字叫“网格化管理员”。其实不止是父母,大部分人都不了解我的工作。我曾认真向父母解释我的工作:将一个区县划分成一个个的小网格,我是专门负责一个网格内民生,公共设施的管理人员,所以叫网格管理员。

但事实上父母直接理解成我在社区做社工,因为我告诉他们:井盖坏了也归我管,花坛的树倒了我得去说,居民家里下水道堵了/夫妻吵架/邻里纠纷/投诉建议,我都要管。

我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让我父母了解我的工作实质。


有次周末有个小区化粪池堵了,我去进行修理监督,让我妈陪我去了。完事后,我妈对我的工作有了认识,也开始帮我向亲戚解释我的工作,大致还是:“她是网格管理员,小区化粪池堵了呀!政策法规宣传呀!她都管!”@蘑菇君 我的工作是电商活动策划。父母会询问需要策划些什么,网上的活动怎么实现。我会打开某宝,给他们看页面。在解释页面设计、活动力度和规划的时候,我会跟他们比喻成设置一个游戏的奖品和规则,这样他们更好理解。

逛街接传单的时候,我也会给他们类比,传单上买赠优惠的活动规则,就好像我平时的工作,只不过我们是在网上传播,他们大概就能理解了。

后来,每次看到电视里面和网购有关的新闻,话题,习惯了类比的父母都会兴致勃勃说,你的工作就是和这个类似吧!

他们会特别主动去学习、了解和我工作相关的东西,还因此知道了智能物流,o2o,仓储配送等。

@闫倩?我的工作叫“互联网媒体流量变现”,但父母坚持认为我是做传销,说我“被洗脑”,要“救我出组织”。

我直接反驳他们说我不是做传销,但这更加坚定了他们的看法——喝醉的人永远都在说自己没醉。所以我跟他们打比方说,比如看电视剧时你会看到广告,而我的工作就是帮助广告主,看群众的眼睛看哪里,就把广告投向哪里。

我还告诉他们,在手机上看到的推荐商品有一些是广告,所以以后要相信我推荐的网站,看任何广告决定购买之前要问问我可不可以。

不过我相信我父母也并没有完全理解我的工作,他们无非是想踏入我的世界,对我多一份了解,增加一种沟通的渠道,毕竟我没守在他们身边。

@一分钟我是做影视后期特效与合成的,看电视的时候我就会告诉爸妈,哪一些环节是我的工作,那一些节目的特效做得很棒。我把工作从技术角度分为几种类型,搭配实际应用,做了一个简单介绍的小视频,但他们并没有看懂,但是偶尔会在亲戚朋友面前小小显摆一下,主动提起我的工作有多厉害,然后夸夸我。


@杂草青我是一名全职公益人,主要的工作是留守儿童心灵帮扶。但父母对此的态度是,我连自己的个人婚姻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要怎么去帮助别人?他们觉得穷人苦人的生活,不是我们这种钱包很瘪的人该考虑的事,希望我去企业公司上班赚钱养家。

我跟他们解释了我的工作内容,除了寻找帮扶点,做调研和后期反馈之外,也有公益产品投放。但他们还是不懂,其实对于这个行业大多数人都不懂。他们大都不知道做公益还可以赚钱,劝我换工作,担心我养不活自己。我就继续跟他们解释公益行业资金的由来和流动,工资来自哪里。

因为工资不高,所以我也会用其他方式来解决不被理解的问题。比如做兼职赚钱,来达到现实中的平衡,减少烦恼和矛盾点。

@Vincent我是做有机农业的,是一名“新农夫”。选择这个工作是因为我喜欢跟植物单纯打交道的生活方式,选土,做基质,育苗,耕地,做畦,施肥,采收,最后清园,不使用化肥和农药。但在他们看来,即使和传统农业有再多不同,还是风吹日晒雨淋。虽然公司环境优美(包吃住有运动场娱乐设备近两千亩)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爸一看我在农场做的事儿,铁定分分钟撵我回家。

于是我换了种方式,告诉他们除了做农活我还要写文案,做活动,留在公司随着工龄的增长和历练,管理层就不会去一线工作了,收入也会不错,效果好多了,感觉他们稍微能接受了。

@吴老师在成都我是一名纹身师。每次纹了新的图案,或者设计了新的手稿,第一时间都会发给我爸妈看。每次去国际展会都会给他们拍照片和视频,让他们明白这是一个很正规很国际化的工作。

刚开始我妈觉得身上有纹身的人都是黑社会老大,还担心我纹不好被人千里追杀。

为了让他们明白来纹身的都是“好人”,我也会简单跟他们讲讲一下纹身者们的故事。现在她最喜欢看的就是猫和狗的纹身,还经常给我分享纹身图案。

她是国企职员,坐一辈子的办公室,最开始坚决反对我的工作,理由是觉得不好意思跟同事说,觉得不体面。但不管她爱不爱听,我每天都会跟她说一些纹身的事情,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潜移默化让她觉得这个职业还是“有那么点艺术气息的”。


而我爸当初听说我想学纹身,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

我被吓得没敢再提。两年后我给我他打电话,说我真的成了纹身师,我爸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他说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做这份职业,但既然选择了,就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他以前从不用微信,前几天他默默地给我纹的图点了个赞,这可能是他人生点的第一个赞。

很感谢他们当初的不理解,让我为了获得他们的认同,加倍地努力。李嘉诚先生说过一句话:不疾而速。送给你们,也送给三年前的我自己。

……

过年回家跟父母介绍自己的工作时,你也许用得着这些建议:1、简单但不需要完全准确,用父母熟悉的称谓,比如可以说“编辑”、不要说“内容运营”2、努力把工作变为成绩后再跟父母分享3、除了语言,让他们从视觉、听觉上感知你的工作4、有耐心,不要还没听完他们的话就开始抵触5、不要总是说“你不懂”,很残忍,让他们觉得离你越来越远,越远就越担心,越想管你6、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让父母感知:“工作能给自己的最大价值不是钱,是一种无可取代的人生体验”7、他们真的不理解甚至反对的时候,千万要顶住8、让父母看到你因为这份工作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9、想让父母和自己一样酷,那你就得告诉他们你到底有多酷

10、做好接受他们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你的工作(但依然爱你)的准备

0

主题

0

精华

1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1-30-2017 01:0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Ursula@CA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