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8|回复: 1
收起左侧

[科教] 信息技术革命将终结人文学科?

[复制链接]

1146

主题

172

精华

3540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40
发表于 1-30-2017 12:1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神秘智能围棋“大师”Master的出现让世界围棋界陷入集体茫然状态,人类终于败倒在自己研发的科技作品脚下,很多影视作品中的科技预言正慢慢成为现实。而信息技术的革命还在继续,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人们担心首先遭受冲击的就是人文学科。

中国学者徐英瑾对信息变革对人文学科的影响给出了以下分析和解读:

从历史上看,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日本学者小岛毅曾谈及的一个话题:发生在中国北宋时期的图书装帧革命,使得原本没有页码的“卷轴装”被标上了页码的“蝴蝶装”所取代———而这无疑使得当时的读书人能够以更高的效率检索书中的信息,而不必狼狈地将整部卷轴摊开在地板上反复查找了。

不过,这一利好消息,也的确让在“卷轴时代”生长起来的老一辈读书人感到很受伤,因为他们自幼习得的过目不忘的本事,在信息检索技术得到革新的新环境下,立即发生了贬值……

如今的人们不禁要问,在信息技术浪潮的猛烈冲击下,传统人文学科会“终结”吗?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围棋人机大战中人类被技术俘获


传统人文学科的考验

发生在中国北宋时期的图书装帧革命,使得原本没有页码的“卷轴装”被标上了页码的“蝴蝶装”所取代———技术的进步的确让在“卷轴时代”生长起来的老一辈读书人感到很受伤。比如,更留恋旧时代的苏东坡便在 《李氏山房藏书记》中以恨恨的口吻批评年轻一辈的学者:“而后科举之生,皆束书不观,游谈无根……”

苏东坡的原话,若转用现代的术语来表达便是:页码的出现使得年轻人可能在不通读全书的情况下,便立即获取相关图书的某一页信息,并在此基础上夸夸其谈,伪装成博学之士,由此败坏学风,云云。

北宋新老读书人在阅读习惯上的这种“代沟”,目前正在更强大的信息技术的催化下,以一种更具戏剧性的方式展现于中国的人文社科界。譬如,就人文社科资料的搜集与利用问题而言,笔者就曾不止一次地听到过两种在方向上可谓“南辕北辙”的抱怨。一种抱怨是,图书馆里很多重要的经典文献的纸质版还付诸阙如;另一种抱怨是,某些稍显古旧的图书竟然只有纸质版却无电子版,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由此所衍生出的两代读书人在读书习惯方面的互相批评则是:更喜欢读纸版书的老一辈批评年轻一辈读书太快,对经典敬畏不够;更喜欢读电子书的年轻一辈则嫌老一辈读新书 (特别是新论文) 速度太慢,知识框架陈旧。

在这两种不同的阅读观的碰撞的背后,一个更亟待回答的问题也便慢慢浮出了水面:有鉴于传统人文科学的确是以对于经典的阅读与注解作为自己的核心教研模式的,那么,新的信息传播技术的出现,至少在表面上看来,也的确会对传统人文学科的存在价值提出拷问。在此情况下,传统人文学科是否能够经受得住这场“大考”的考验呢?

全球信息网络的介入所带来的全球竞争,无疑会使得特定教师自身的价值相对贬值,就像“蝴蝶装”对于“卷轴装”的取代,使得宋代老一代文人的文献记忆能力遭遇贬值一样。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的应答方案是两面的:一方面,新技术革命肯定会大大动摇传统人文学科的既有教研模式;另一方面,这样的新技术革命,其实也为一种崭新的人文科学的诞生准备好了相应的历史条件。


先来看硬币的第一个面相。众所周知,传统的人文学科教育模式具有“一对多”的模式,即掌握经典知识的教师在课堂上对广大学子进行单向的信息灌输。即使在经典文本的印刷与购买不成为问题的当代,由于经典内容的相对晦涩,作为诠释者的教师的地位似乎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然而,信息技术带来的全球化效应,却会使得特定的经典诠释者突然遭遇到了全球同行的激烈竞争。举个例子说,某位诠释康德 《纯粹理性批判》 的教师,就可能会遭遇到另一位在慕课课程上教授康德哲学课程的美国同行的竞争;与之相对应,任何一个想对康德哲学在西方的研究近况有所了解的研究生,其最迅捷的情报搜集管道肯定便是电子期刊的搜索引擎,而不是任何一位本土教师的“言传身教”(因为没有一位教师的大脑的信息处理能力可以与搜索引擎抗衡)。

全球信息网络的介入所带来的全球竞争,无疑会使得特定教师自身的价值相对贬值,就像“蝴蝶装”对于“卷轴装”的取代使得宋代老一代文人的文献记忆能力遭遇贬值一样。

人文学科的瓦解可以想象

有人或许会反驳说,西方学术的全球化进程是伴随着英语的霸权地位而延伸的,因此,本土学生中英语不佳者依然需要本土教师提供学术教育。从这个角度看,信息技术的拓展并不会自动消除文化之间的天然隔阂,而这种文化之间的落差,本身便是保护本土人文学术工业的一道强大的防波堤。

但这样的思路,依然小看了信息技术对于既有的跨文化壁垒的侵蚀力。具体而言,基于大数据技术的机器翻译技术的日益进步,会让更多的英语网页内容能够被自动转化为可被非英语世界的读者所理解的内容,而这样一来,新技术对于技术使用者的语言能力的先验要求也会随之越来越低。在此情况下,本土教师除了武断地规定本人对于经典的解释为唯一标准答案之外,似乎就没有应对之策了———但是,这样的举措实际上是毫无效果的,因为能够更好地利用新技术的别的本土教师,完全可能在行业内部的竞争中使得前者迅速被边缘化。这就像装备了火枪的近代军队战胜骑士阶层那样容易,因为二者背后倚靠的“信息力”可能不是一个等级的。

如果这样的技术进步趋势继续下去,我们就完全可以设想传统人文学科的教学组织结构的慢慢瓦解。具体而言,如果网络课程能够向读者提供世界上最优秀的学科教学内容的话,那么到一所不那么优秀的实体大学去注册上课的意义就变得相对贬值了———因为后一种做法的“性价比”显然更低。我们甚至可以设想,在新技术的威胁下,一部分传统大学的存在意义可能会发生“异化”,即从知识的生产与传播场所,慢慢转变为学生之间特定社会关系的营造场所,以及特定社会阶层身份的生产场所。从这个角度看,未来的一部分非一流大学甚至有可能成为阻止学术创新的一种社会力量,因为这些大学内既有利益集团———教师———的利益分配机制,很可能与其对于新技术的贡献度相对无关,而与利益集团内部的人事格局 (特别是纵向师承关系) 更为相关。

机器的进化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会成为广义上的人文艺术领域的“人才分流器”,即机器因素的介入,将使得相当一部分的工作岗位由此被剥离,同时却使得竞争胜利者的市场价值得到飙升。

0

主题

0

精华

14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1-30-2017 03:0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非丽丝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