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0|回复: 3
收起左侧

[生活] 贝加尔湖 冰与火的俄罗斯浴场

[复制链接]

1155

主题

163

精华

3493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93
发表于 1-31-2017 10:2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第三次去贝加尔湖之前,我要讲的三个故事,故事都发生在童话般的世界上。一个是我们的俄罗斯领队的故事,一个是我写给马蜂窝的专栏故事,一个是道听途说的洗澡的故事。

黑眼睛要开一个贝加尔湖情人节特期(2.13-2.18),我还在纠结是为单身狗在贝加尔湖设计相亲之旅,还是为情侣在蓝冰上拍大片撒得一份好狗粮。留言告诉我,你觉得在贝加尔湖过情人节应该是什么样子?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一,-32°C的贝加尔湖上遇到小海狮,萌的没有人想火锅它

住在伊尔库兹克的Oxana小姐是黑眼睛在贝加尔湖的接头人,接头人是我们能尽全力找到的最性感的当地人。她40岁的年纪对人生的经历和阅历刚刚好,尤其是在旅途开始的时候,她的热心,超出了我对战斗民族的认知。

Oxana有两个孩子,但她身材却超出了传统俄罗斯大妈的定义,并且年轻时在德国学习音乐,英语讲的非常棒。长的美,理所当然的成了我们在贝加尔湖首席领队。

趁着俄罗斯的新年(俄历圣诞节比美国圣诞节晚一个月,战斗民族处处与众不同),Oxana带两个孩子去贝加尔湖冰捕,凿开一个冰洞之后,一只小海豹探头:

“嗨,带鱼来了么?”冰下面的小家伙问。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她们丢条小鱼,安慰了以后,它就自己游走了。贝加尔湖野生的小海豹,还不怎么怕人。

二,贝加尔湖下了一场雪,美成了天堂。

安加拉河上的雾凇刚刚结好,贝加尔湖的蓝冰却正在闪耀。你没办法不去想念一个俄罗斯姑娘,尤其在她很美的年龄。在贝加尔湖畔,音乐诗人李健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你,月光把爱恋,撒满了湖面。之前,一直觉得贝加尔湖的海豹很孤独,后来觉得贝加尔湖里的鱼啊虾啊应当都挺孤独,至少孤独不逊于海豹。现在,我在贝加尔湖,觉得这个世界很孤独。

离开贝加尔湖之后,我致力于解决这么多貌美如花的俄罗斯姑娘的嫁人问题,并以身作则,娶了我现在的太太,她有1/4的俄罗斯血统。

节选自----《在贝加尔湖相亲记》 文/乌拉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贝加尔湖

世界上最古老、最清澈、最深邃的湖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三,像一个真正的战斗民族一样洗一个战斗澡

从微信“重要意见”上看到Miss Zhang戏谑的说了自己洗俄罗斯浴的过程,特别剪辑了给即将前往贝加尔湖的你们做参考。

以下为转载部分:

假期来到战斗国度,必体验的重头戏之一当然也就是俄罗斯浴。

据说俄罗斯人民有三大满足:

一是看着炉膛里的火燃烧着;

二是望着水龙头里的水流淌着;

三是瞧着别人不停地忙碌着。

而俄罗斯浴就是集这三种满足于一体的享受。了解了这些也搞不清楚享受的点在哪,百闻不如一见,到莫斯科的第一天我就拜托酒店帮忙推荐体验俄罗斯浴的好去处。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在一个月黑风高,还飘点儿小雨的夜晚,我按照约定时间走进浴室大门,前台接待的小妹把我领进独立的房间,给我指了一小哥,说今天由他来帮你,然后就闪了。

前台小妹跟我耐心解释了下,确实是由小哥帮我洗,而且他们全国帮洗俄罗斯浴的服务人员都是男的,一个女的都没有。因为,这是传统。

我一听急了,这算哪门子传统,你们俄罗斯,西接东欧平原,对着北欧海盗五马长枪,东边挎过白令海峡就能跟阿拉斯加的爱斯基摩人喊话,这老大一国家,就找不到一个女的出来帮忙洗俄罗斯浴?

前台小妹继续解释说,这的确是他们国家的传统,因为在桑拿浴室内温度超过100度,只有男人可以适应在如此的高温下工作,所以他们举国上下,没一个女的助理洗澡员。

本还想继续争辩:首先桑拿室内温度超过100度?别逗了好吗。我们中国来的小孩,基础知识都扎实的很。超过100摄氏度什么概念,100度水就沸腾了,进去那浴室还不得熟着出来?

其次,不是一直传说斯拉夫女人很能干吗。二战时期不光承担挖战壕、生产军火之类的重体力劳动,有不少直接撸袖子扛起枪,开着飞机坦克就上前线了。斯大林征召了80万女兵上一线,这怎么解体之后意识形态一改变,连身体素质都跟着改变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当然这些话我没说出口,不光是因为翻译成英文说不溜,更重要的是,不想挨揍。

我从小在东北长大,潜移默化间就接受了一种“不想挨揍就别瞎bibi”的社会秩序。来到号称“更狂野的东北”的战斗国,自然更要夹紧尾巴,低调做人。

同时前台小妹也看穿了我的顾虑,她说洗澡是穿着衣服的。递给我一个小包,穿这个比基尼就好,我心想,这还靠谱点。然后她大概给我介绍了下设施就走了。小哥说他要进去准备下浴室,让我在外面换好衣服喝茶等他。

然后我把小包拆开,看了眼所谓的“比基尼”。

这个比基尼,形容起来一言难尽,简单说来,它真实的名字应该叫----保鲜膜。就是一次性内衣的无纺布做的小背心和底裤,超小一件、桃红色、半透明。

开什么大咧巴玩笑。

我再次夺门而出冲到前台,问他们有没有真正的比基尼卖,那个保鲜膜跟不穿也没差。还好他们有。最后呢,我里面穿着泳衣外面还套着“保鲜膜”,觉得自己上了双保险,才走进浴室。

后来,在回国以后,我特意做了下功课,不光这家浴室没有女的助理洗澡员,确实全俄罗斯都没有。前台小妹诚不我欺。

在这家浴室的官网上,还有列出所有助理洗澡员的名字和照片。这样看来,我这位叫做瓦尼亚的小哥(左下)是其中最阳光、最羞涩、最面善的一个了。

从网站图片上来看,左上这位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大哥看起来也挺温婉,他下面那个泡木桶里,做游击战掩护状的哥们也很含蓄。但万一让我不小心摊上右下那位纹身戴串儿大哥,“来都来了”这句旅行万用四字箴言应该会失效,我应该会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呼~~终于要进入正式环节了。

先介绍下浴室格局。包房的格局是这样的,外面是一个小型休息室,装修风格总体就是俄罗斯农村传统的木质结构房屋,一种人造的上山下乡到群众中去之感。

休息室的房间放着两把休息的躺椅,中间的台子上放着传统的俄罗斯茶、蜂蜜、树莓果酱,还有些小面包圈之类的,做休闲食品补充能量用。

墙上挂着各种干树枝er,我当时懵懂的看着这些装饰,以为只是增加氛围,并没有预料到,等下,它们会变成要我老命的刑具。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浴室里面是两个大木桶和一个小木床,这些设备的作用等下再说。墙上还是挂着各种半死不活扎成捆的树枝,大概有松树、桦树、椴树,以及橡树。而我依然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从右边那个小门进去就是正式的桑拿房了。走进桑拿房,排山倒海般的滚烫热浪瞬间把我包围。桑拿房里只有一张小木床,上面铺满了松树枝。小哥示意我,进去趴在床上,想到莫斯科四季酒店的礼宾部再三向我保证过,推荐的这家浴室绝对正规,绝对优质,我牙一咬,浴袍一脱趴了上去(别忘了里面还有双保险比基尼)。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同志们,床上铺的是松树枝er啊,上面可都是密密麻麻的松针啊。我以凡胎肉身之躯趴在上面,并没被扎死的原因是啥,因为这桑拿房实在太热了。热到可以把松针软化。

再软化了也是松针,什么叫做针毡,这就是真正的针毡。如坐针毡算什么,朕现在就趴在上面。趴在针毡上,让我想起武则天的酷吏时代,当时有个著名的私刑,就是把被迫害的大臣放在钉满钉子的板子上来回拖,拖到骨肉剥离,拖死拉倒。

我在100来度的桑拿房里趴针毡上,同样在身体经受如此摧残的状态下,还可以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估计放回当年,也能去皇宫里上一上访,告一告御状的。

再说说桑拿房有多热,瓦尼亚同志就跟下图片里的装束一样,裸着上身,下身裹着个大干浴巾,头顶戴着干的羊毛毡帽,防止高温下头发滴水,烫伤头皮和耳朵。

而趴着我的没有这些装备,他给我两个沾满冰水的大松树杈子,一个垫在脸下,一个盖在后脑勺,大概就是一个蚌壳的形状把我的头包在中间保持低温。

我也顾不得松针有多扎脸了,活命要紧,把脸深深的埋进冰凉的松枝里。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紧接着,重头戏来了,也是俄罗斯浴的精髓,瓦尼亚开始用沾了热水的不知道什么树枝,抽打我的背部全身。用的就是就刚挂得满屋子都是的那些树杈子。


俄罗斯人认为,用这种抽打的方法不仅可以舒筋活血,逼走积在身体里的千年寒气,同时,这些植物在高温下会释放精油,随着一下下的抽打可渗透进张开的毛孔中,具有保健作用。

这也是俄罗斯浴最特色之处。超高温的桑拿房,加趴在针毡上都不够,还要抽你丫的。

其实我能感觉到瓦尼亚同志在抽打我的过程中完全没有用力,但毕竟是树枝抽,又夹着百摄氏度左右的热水,每一下落到身上,必须都要咬紧牙根。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抽打示意图

很明显只是示意图,在俄罗斯浴的超高温桑拿房里,不光这位没戴羊毛毡帽的大哥头要烫伤,另一个头部完全没有降温措施的大姐,也绝对摆不出这么享受销魂的表情。还有这位大姐为什么不穿上衣?算了,她随意。

除了一下下抽打之外,瓦尼亚还会用树枝在一些重点部分热敷一下,比如膝盖,足底。看来俄罗斯浴也不是没有摘抄中医保健的部分。

一轮抽打之后他就出去透气了,就在我烤得快要喊救命的时候,瓦尼亚回来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换了沾过冰水的新鲜树杈包住头。我这才得以重新正常呼吸,觉得自己得救了,大口吸着带着松树香的冰凉空气,也顾不得新一轮的抽打的痛。


背抽完了翻过来开始抽正面。人一仰过来任人宰割,又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遭受植物鞭打,难免会觉得自己像某种宗教仪式上的祭品。瓦尼亚就是巫师,先用仙草帮我驱一驱邪,然后再把我放血或火祭,献给神明。保佑这块动不动就冻得梆梆硬的大地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到底是啥宗教仪式呢,俄罗斯农村流行的民间宗教是啥?

萨满教吧。

萨满教用人祭么?

好像不是很流行。萨满法师们更喜欢戴着熊掌预知未来。

哪里爱用人祭?

比较出名的好像是玛雅。

玛雅人会用我这么大岁数的祭品么?

也都不好说。

整个俄罗斯浴过程中,我一直在不停地胡思乱想,任由思绪满天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分散注意力,忽视自己正深处水火的事实,才顺利坚持下了全程。

给我头部给我降温用的松枝温度升高到再次接近我可以承受的临界值得时候,小哥把我扶了起来,终于可以出桑拿房透透气了。

回到有两个木桶的常温浴室,小哥让我面对着墙泡进左边稍小一点的木桶里。

还好木桶里只是比体温略低一些的温水,加一些类似于茶叶渣的东西,瓦尼亚说这是他们俄罗斯草药。好吧,反正,就差不多是泡他们俄药汤里,只要温度适宜,别再遭罪,其它不太很重要。


然后重点来了,我不是面壁泡汤么,正慢慢从刚刚的炼狱中回魂,瓦尼亚同志突然开始帮我捏起了肩颈,帮助放松。

在他手刚掐住我脖子的瞬间,我全身都僵硬了,一种惶恐的感觉袭来。不是恐惧,是惶恐。怎么说呢,一个无怨无悔当了多年扒蒜小妹,突然有天被金链大哥问:“扒了这么多蒜累不累?我帮你揉揉肩吧。”就大概这么个感受。

战斗民族在我心中从来都是神奇存在,突然有天,一个健壮战斗民族小哥裸上身帮我揉肩----我紧张。瓦尼亚力道也不轻也不重,比我家附近按摩店经常把我掰崩溃大姐力道轻多了。怎么说呢,铁汉也有柔情一面,力道适中,手法细腻,很快我就放松了下来。

简单按了按肩颈,瓦尼亚把我扶出了药汤,帮我披好浴袍,让我到外面房间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喝喝茶,吃吃蜂蜜点心,回回神,他转身又回了浴室。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在我边喝着茶,边继续思考玛雅人祭到底会不会用到我这么大岁数的祭品的时候,瓦尼亚同志拿着一瓶乳液回来了,帮我把乳液涂在小腿和脚上,简单按了按,帮助吸收,用毛巾包好,又回浴室了。

等他回到浴室,我才反应过来,刚涂的乳液是强薄荷的。没一会,两只小腿以下像泡在冰桶里一样凉,冷风嗖嗖的向上蹿,直冲脑门。

我就理解不了:俄罗斯浴为啥就不能让人消停待一会,好好安静地放松一下。又或者,这才是他们放松的方式?

又休息了一会,仔细品了品刚刚的过程,虽惨烈,但想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虽没有保尔?柯察金同志铁一般的意志,但毕竟传说中炼狱般的俄罗斯浴也并没有打倒我。俄罗斯人说在被枝条鞭打时,不要抗拒,要把自己交给树叶,交给大自然,方能享受个中乐趣。

疼,不敢叫,也不敢大口喘气,因为滚烫的热气一团团吸进身体里更是遭罪,只能咬紧牙根,小口喘息。当然我随时可以叫停,说自己受不了了。但我铁骨铮铮,堂堂1米68的妞儿,怎能轻言放弃。

况且,他们既然这样设计了桑拿浴,那应该是在大部分人承受范围内的,总不会有人蒸桑拿死掉了吧。

不对,还真就有人蒸桑拿死掉。之前芬兰人牵头办过桑拿浴世界锦标赛(可见北欧人是有多闲),有位俄罗斯男选手在角逐冠军的过程中在桑拿房休克,抢救无效死亡。导致这个办了十多届的赛事就此终止。

我又不是为了国家争荣誉,要么就算了吧,实在挺不住了,我国有位著名哲人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瓦尼亚同志突然开始倒数:“Three… Two…One…” 我还没来得及问,英雄你何出此言呐,一桶冰水直接就浇了下来。

整个世界,与我。

0

主题

0

精华

8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1-31-2017 12:54 P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qq95回帖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精华

15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1-2017 07: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安吉拉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