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5|回复: 2
收起左侧

[生活] 我本来没想嫁有钱人啊

[复制链接]

1085

主题

138

精华

3183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83
发表于 2-7-2017 09:1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在北京念研究生的时候,终日躲在咖啡馆里面写小说。独来独往久了,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像是活在潮湿洞穴里的怪物,孤单得都快要发霉了。

我“晒太阳”的方式,就找闺密团喝下午茶,女人间的友谊向来可疑——她们攀着手臂走在大街上,要好得像是可以分享除了男友之外的一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事实上,谁买了新款的名牌包,或者交了有钱的男朋友,立刻能打乱这微妙的平衡。闺蜜之间表面上都是希望对方幸福,暗地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攀比较劲。

你知道的,在文艺类院校,单身的女孩子那么多,浅薄虚荣的女孩子那么多,她们胸是胸,腿是腿,捯饬得都还蛮漂亮的,恨不得把自己明码标价,心里暗暗掂量多少分的颜值可以兑换多少年薪的男人。

我不喜欢和她们深交,可我也偶尔需要人群的温暖,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挤在一起,喝一杯咖啡,晒晒午后的阳光,聊聊明星八卦和男人,也是不赖的消遣。

几个女孩子里面,我觉得Nancy蛮与众不同的,所以我对她的留意比较多。她当时在念日语专业,功课念得很好,人长得挺漂亮,皮肤白皙,鼻尖微微向上翘,睫毛很长,眼睛里总像有一汪清泉。她基本不化妆,穿得也很日式小清新,她那么怔怔地,对你的谈话表示无限兴趣地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女孩子太美好单纯了,像天使一样。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认识顾柏生的那个下午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阳光一如既往散漫地透过落地玻璃窗投射进来,照耀的木桌子上有四杯咖啡,四盘甜点,几本时尚杂志,还有女孩子光洁、白皙、纤长的手指,以及一个比一个魅惑诱人的缤纷的指尖甲油的颜色。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抢着说话,顾柏生冒然拖一把椅子就挤了进来。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假装想发怒,实则心里都漾起别样的惊喜,因为眼前的这个男生,长得挺好看。

最漂亮时髦的,整天叫嚣着非有钱人不嫁的璐璐,最先主动和顾柏生打了招呼,我第一次看到她在男性面前故作矜持,却又万分撩人的样子,心里还蛮惊讶的。不料,顾柏生和我们都打了招呼,又简单自我介绍之后,直接把目光转向Nancy,说,“姑娘,可以认识你吗?”

Nancy受宠若惊,我们都识趣地禁了声,璐璐脸上的失望和窘迫一闪而过,旋即又换上一贯女王般的迷之自信的表情。

若这只是个咖啡馆一见钟情的寻常故事,倒也没什么好记述的。顾柏生告辞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把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打开车门钻进驾驶室。最先发现不同寻常的,是璐璐。我至今还记得,她极力掩饰又无法克制的惊讶和恼怒,以及酸酸的一句,“奔驰s级啊,他一定是有钱人,居然还这么帅。”

我和Nancy一脸懵逼,因为我们两个根本不认得车的牌子,更不晓得同个品牌什么系列最值钱。当年的我,是个喜欢装清高的文艺女青年,Nancy是那所文艺类高校里,难得的不崇拜物质的姑娘。Nancy最常说的口头禅是,“我不想嫁什么有钱人,只要他对我好就行啦。”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半个月之后,Nancy犹豫要不要接受顾柏生的表白,她在某个晚上敲开我宿舍的门,同我躺在上铺狭窄的单人床上,愁肠百结。傻子都看得出她动心了,我也明白她担心的是什么。不过我故作轻松同她讲,“你才23岁,想那么多以后干嘛,喜欢就交往嘛。”

“他对我,倒是真的蛮好。”

只是,顾柏生比我们想象得有钱得多,是我们二十几年人生里,只在电视报章上见过,现实生活中绝无可能遇见的那类人。

顾柏生的父母在香港有企业,身家数十亿港元,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香港协助父亲打理公司。顾柏生年少贪玩,对经营家族生意无兴趣,在香港的父母家过得拘束,一年前独自跑到北京开了几家画廊,生意居然不错,或许是父母的朋友圈在暗中照拂。

Nancy本来没想找有钱人,却意外撞到了狗屎运。他们的恋爱进展,在我们狭小的闺蜜里格外受关注,有俩姑娘甚至不怀好意地打赌,赌Nancy什么时候被甩。

恋爱后的Nancy变得更加明艳动人,开始名牌包加身,我们羡慕地抚摸她上等小羊皮包包的质感,嘴里发出啧啧称赞的时候,她反应也很平淡。在获悉了不菲的价格之后,只是一句淡淡的,“啊,这么贵啊,我真不认得这个牌子。”她倒不是装的,是真的对奢侈品很淡泊。

她唯一在意的,想炫耀却又克制住自己秘而不宣的,就是顾柏生虽是富二代,却对她贴心贴肺的好。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研三的时候,我们开始找实习。Nancy不用和我们一道去公交车站冻得缩着脖子等公车,顾柏生会把车子开到宿舍楼下等着送她去公司面试,Nancy穿着高跟鞋钻进车子,会看到副驾座椅上是他买好的热腾腾的早点。

他们之间有很多温暖甜蜜的细节,Nancy被不断的惊喜和礼物宠溺到,觉得香奈儿爱马仕都是普通的牌子。喊一声好饿,男朋友半夜过来送馄饨,买通宿管阿姨让她送到Nancy宿舍门口都是很正常的事。

Nancy从宿舍搬到顾柏生郊区的别墅里,源于一件很小的事。那个晚上Nancy喊肚子痛,把我叫过去她寝室,我以为是例假来了,给她泡了一杯红糖水,不料喝下去毫无作用。凌晨3点钟,Nancy痛得受不了,翻下床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一边气若游丝地说,可能是结石吧,我几年前长过结石就是这个痛法。

我慌忙给顾柏生打电话,谢天谢地电话很快接通了,他表示立刻过来送 Nancy去医院。

那个晚上之后Nancy没有再回来住。

两个礼拜之后,才趁着周末下午大家都出去玩了,回宿舍收拾了行李。

Nancy搬走之后,就不再出现在我们下午茶的聚会里了。我们八卦团通过她朋友圈发布的蛛丝马迹,揣测着她和顾柏生恋爱的进展,以及,灰姑娘嫁入豪门做阔太的概率。

偶尔在微信上联系,Nancy语气活波地汇报着近况,为他学习洗手做汤羹啦,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啦,去看新楼盘准备再买个房子啦。Nancy的单纯是,放顾柏生做个自由的男朋友——因为她懂得他无拘无束惯了,被妖精般的女人们宠惯了,所以她无限地理解退让和成全,对他无任何要求。

做富豪女朋友,有人可以当作一份职业,如香港刘銮雄的现任太太甘北,忍辱负重,硬生生守得云开见月明。

可是Nancy没料到自己不行的,因为她一开始就看重的不是钱,是爱啊。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争吵是那一天Nancy发现顾柏生衬衫上的口红印爆发的,在此之前,Nancy从来没有冲顾柏生大声过,甚至同居那么久,没有在他面前放过一个屁。

可是那一天,拎着他的衬衫投进洗衣机的刹那,她对着那一圈猩红的唇印不争气地愤怒起来。

Nancy当然觉得顾柏生是在偷腥,顾柏生却更加愤怒地冲她吼,你怎么可以这样误会我?Nancy心如刀绞,明知自己在刀锋上跳舞,却停不下来。或许她真的爱上了顾柏生吧。

在他们分手很久之后,在Nancy看600块一个小时的心理医生,花掉几万块钱之后,她才亲口跟我倾诉这个谜团,其实她知道那个口红印,是璐璐的。她约他见面过几次。不过他们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璐璐,顾柏生后来也没有和璐璐在一起。

分手是在他们相处差不多两年之后。

25岁的Nancy早已懂得了控制情绪,耐心地磨出来一个天长地久,这个时候她自己也搞不清楚,想抓住的,到底是爱还是钱——她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再也回不到“找个赚1万块薪水的普通工作,和男朋友攒钱买套80平小房子”的普通人生愿望里面了。

他忘掉他们的纪念日,她微笑着说没关系,亲爱的你工作太辛苦了;

他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她天真地说,给我买个铺满玫瑰花的蛋糕就行;

他出差几天没有任何电话,她也不追问他,去了哪在干嘛。

事实上,她害怕一问就问出个什么意外来。

Nancy自己都没有想到,她会如此隐忍。她有时候也会站在别墅的落地窗前问自己,你真的快乐吗?

他对她其实还是不错的。钻石名牌包送得殷勤,有空了会带她去爬山,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比赛谁先爬到山顶。Nancy每次爬到一半就爬不动,耍赖让顾柏生背她。

他们给收养的猫起了名字叫小呆,自称它的爸爸妈妈。

Nancy心情不好,半夜摇醒顾柏生,他也会起身地给她泡一杯牛奶,耐心地倾听她雾气蒙蒙的情绪。

有所得就必然有承担。Nancy这样安慰自己。

日子好像往越来越安稳明媚的方向滑过去。他们的分手来得,猝不及防。就像很多的离别,很多关系的结束,其实都是特别匆忙和突然的——万万没想这样啊,可是怎么就这样了呢。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那一天顾柏生回到家,Nancy正在煎晚餐的牛排。顾柏生把外套脱掉,换上拖鞋,就迫不及待到厨房,从背后环抱着Nancy,把头埋在她脖子上,也不讲话。

Nancy笑着晃了晃脖子躲开,说,别闹,牛排要糊啦。

吃饭的时候,顾柏生一边吞着牛排,一边若无其事地说, Nancy你把行李收拾下,这几天搬到酒店住吧,我父母要从香港过来,我不想他们觉得我私生活太乱。

Nancy愣掉,顷刻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们顶多待一个礼拜,香港那边生意那么忙,他们走了我就去接你回来。”

顾柏生觉得,很小的事嘛,Nancy你这次怎么矫情了呢。

Nancy拖着两只24寸行李箱来找我的时候,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他们结束了。我把客房收拾出来,临时给她落脚,再帮忙联系中介租房子。我不敢提那个名字,生怕她扛不住,只是默默为她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

在帮她搬到新家的那天,我们跑去吃火锅。雾气缭绕中,我看不清Nancy的表情,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它们曾经那么清澈明亮,仿佛不曾沾染过世俗的尘埃,如今却落寞交瘁的,一下子好像老掉5岁。

啤酒喝到第三瓶的时候,Nancy的眼泪汹涌而来,接着是嚎啕大哭。

“你知道,我本来没想嫁有钱人的。”她呜咽着,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流到嘴巴里,句子已经溃不成军。

“我都懂,我都懂。”我抱着她不停颤抖的身体,我发誓,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伤心到,近乎癫狂和神经病的地步。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顾柏生向我打听过Nancy的消息和地址,我没有回复他,也没有告诉Nancy。

又过了两三年,在感情里浮浮沉沉之后,28岁的Nancy终于要结婚了,未婚夫很宠爱她,他们家境相仿,三观相合,很是登对。我去观礼,看到那个胖胖的男生笨拙地为Nancy戴上戒指,Nancy脸上绽放着尘埃落定的幸福。

婚礼仪式结束,Nancy去换敬酒服,把手机扔给我保管。忽然有短信嘟嘟嘟进来,这个Nancy,手机居然没有上锁,一串陌生的号码,我以为是广告,正预备置之不理,却无意中瞥到那个名字:顾柏生。

啊,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呢。

顾柏生说,对不起了。那年父亲生意危机,他不得娶某某的女儿为妻,获得某某资助,帮助父亲渡过难关。他还说,祝她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我还发现一个秘密,原来他们当初连订婚戒指都买好了的。原来他们有过一个孩子的,就是Nancy肚子痛那晚,是孩子流掉了。

我收起手机,看着台上的Nancy挽着新婚丈夫的手臂,笑意盈盈地端起红酒,向他们父母那一桌走过去。我在桌子下面,悄悄按了删除键,却不知何时已经泪盈于睫。

0

主题

0

精华

1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7-2017 09:39 A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roommate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8-2017 04: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onya001回帖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