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9|回复: 2
收起左侧

[生活] 我的老嫖客父亲:女人票子,都是假的

[复制链接]

1183

主题

200

精华

3760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60
发表于 2-20-2017 01: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还没出生时,大伯已经将家里的照明产业做了起来,在不少城市开了分公司,建了工厂,光老家总厂就有一千多员工。

大伯发达了,我父亲也跟着沾了光。大伯明知弟弟是个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仍放手让他经营总公司的店面。当时,我母亲在那做接待员,没过多久,她被父亲英俊的模样勾了魂,未婚先孕怀了我。

父亲浪荡惯了,不甘心让母亲拴住,偷偷跟家里人商量:“如果文芳生个女娃,我就和她离婚。”家里人都表示同意,在福建的小县城里,女人生不出男孩,被丈夫抛弃是理所当然的。

没想到,母亲晚产一个月,硬是从肚里拽出个大胖小子。眼见离婚不成,在我出生几个月后,父亲就落跑去了广东的分公司,只在每年春节和我生日时才回趟家。

每次回来,他总是威风凛凛地开着小轿车,给我带最新的奥特曼碟片,在客房睡一晚,第二天便人间蒸发。

来家里的客人们见着我总爱逗两句:“父子俩长得真像,你长大以后是不是也要像你爸一样风流啊?”还有人说:“你爸在广东生小妹妹啦,他不要你啦。”

这种话听多了,我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

等我稍大一些,父亲的形象才在各种闲言碎语中,逐渐清晰起来。

有人给母亲寄来一本相册,相册里全是父亲和各种女人亲嘴搂抱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形形色色,甚至还有洋妞。

从这以后,母亲总和我念叨:“你爸这种人,以后会遭报应的。”

这句诅咒很快就应验了。在我六年级时,大伯公司破产,前来讨债的人把家里挤得水泄不通,广东工厂里的机器设备也被债主瓜分抵债。

债主接手广东分公司时,打开父亲的办公桌,一抽屉码得整整齐齐的彩票,每张下注金额都是数百元。这一堆废纸,成了父亲仅剩的积蓄。

大伯拉了父亲最后一把,托朋友在印尼给他找了份灯具厂的工作。父亲出发前,母亲拿着离婚协议书敲开了他的房门。我躲在门缝里,看到父亲嘴角带着笑意,爽快地签了字。

父母离婚以后,我变成没人管教的野孩子,上了初中成绩一落千丈,成天和一群小流氓厮混。

在学校犯了事,老师打电话到家里,都是我接。老师让我把电话给家长,我问她:“我爸出国,我妈离婚,爷爷奶奶耳背,您要找哪个家长?”

有一次,我要去跟人打架,满屋子翻找被爷爷藏起来的钢棍,不小心翻出一个包裹。打开来一看,里面有泰戈尔的情诗,两三本黄色杂志,以及不同女人留给父亲的定情信物。拿到这些宝藏后,我开始照着诗本帮同学写五块钱一封的情书,还把不知是谁折给父亲的纸星星送给我的初恋,晚上没事就翻翻杂志看裸女。

父亲也没闲着,在印尼泡了个小他十多岁的华侨姑娘,年底还把她带回家。他在饭桌上喝得酩酊大醉,爷爷奶奶向他数落我的种种劣行,他不以为意,直到听说我有了喜欢的女生才提起兴趣,醉醺醺地凑在我耳边说:“重庆的辣妹子最好玩。”

打那以后,我更加肆意妄为。

父亲的工作好景不长,没到一年那家工厂就倒闭了,华侨姑娘也和他分了手,他失魂落魄地回到老家。

这次回来,父亲和我睡一个房间。没了爱情,他把多余的精力都用来折磨我,晚上喝得烂醉如泥,一进卧室就拽醒我,摇头晃脑地说:“女人都是虚的,钱才是真的,没有票票什么都是空的。”

只要我对这些莫名其妙的酒话表现出一点不耐烦,他就发脾气:“你敢不听你老子在社会上行走这么多年的人生经验!”

耍完酒疯,父亲就靠在床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直到房间都沾染上浓厚的烟味才睡去。趁他睡着,我偷偷在烟灰缸里翻找烟头,躲在厕所学他将烟雾从鼻孔里喷出来。

有一次,父亲半夜醒来,刚好看到我在烟灰缸里挑挑拣拣,一脸鄙夷地骂道:“没半点屌用。”骂完又扔了一根烟给我。我不敢有任何举动,直到他笑眯眯地示意我,打火机在床头柜上,我才敢把烟点燃。

刚吸上一口,他就冲上来往我后脑勺狠拍了一巴掌:“小短命子!你还真的会抽烟啦!”

父亲对我的管教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很快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那女人说要和父亲在市区开家灯具店,她出钱,父亲出力。父亲自豪地向我们宣布,他要把这家店做大,跟以前一样当大老板。大概是为了向新妻子示好,他逼着我改口叫她母亲。

灯具店刚开起来没多久,我就因顶撞班主任辍了学。经由父亲介绍,我去广东打工。父亲打电话给他在广东时的下属,让他们多多关照我。等我到了以后,那群叔叔隔三差五就带我去逛窑子——叫我在门口给他们拎包。我不服气,他们说:“当年我们就是这么给你爸拎包的。”

他们还告诉我,父亲以前有个绰号叫“老嫖客”,他在广东多年,没有一天晚上没在外头花天酒地。他们带我去了父亲曾经常去的KTV,一排陪酒公主有好几个认得我父亲,纷纷过来敬酒。

我有点无所适从。可等她们慢慢贴近我,肉体的温度让我脸上发麻,心中洋溢着一股奇妙的幸福感。我对她们的劝酒更是毫无招架之力,故作豪迈地仰头就喝。父亲的老下属们哈哈大笑,说我不愧是“老嫖客”的种。

进工厂没多久,我就交了女朋友。父亲知道后打电话来问:“你女友是做什么的?”我如实回答:“是在同一个厂里做工的。”他很不屑地说:“嚯,真没用,居然去泡厂妹。”

我反问道:“那你觉得我要和什么人谈恋爱才算有用?”他说:“你去和那些灯具厂门店的接待员谈恋爱,以后你帮我去调货,她们可以给你便宜点。”

我骂他脑子有问题,他没有理会我,继续胡搅蛮缠:“毕竟接待员总是要比厂妹漂亮点嘛。”

在广东工作了大半年,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只好回到父亲的灯具店里打杂。

父亲让我睡在灯具店的仓库里,那里臭气熏天,还有老鼠在床头撒尿,天气热起来一晚上得冲三次凉。我实在受不了,就央求父亲带我回去住。继母说我过去不方便,这事只能作罢。

晚上睡不好,白天自然犯困,做什么事都软绵绵的。父亲看我成天无精打采的样子,挪揄我:“你这样干活,在我这里赚都赚不来吃,赶紧滚蛋!”

我指着他鼻子叫嚣:“我记着你今天是怎样对我的了,奉劝你赶紧去买养老保险,不然等你老了,连屎都没得吃!”父亲被气得吹鼻子瞪眼,扬起手要教训我,被我一溜烟逃了。

在灯具店里,继母把持着经济大权,天天对他呼来喝去。父亲呢,表面上装作服服帖帖,背地里却让我教他微信摇一摇,学会以后,他就成天躲在厕所里“咔嚓,咔嚓”。

继母性格蛮横,说起话来尖酸刻薄。有一次她收拾父亲的旧衣物,我指着其中一件衬衫说:“我爸以前穿这个挺帅的。”

她笑呵呵地把衣服一扔,阴阳怪气地说:“你懂个屁呀?外头那些有本事的男人,个个开奔驰路虎,那才叫拉风,那是一个潇洒!”这番话完全是说给一旁的父亲听的,我转过头,发现父亲站在角落讪笑,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外头那些有本事的男人,个个开奔驰路虎,那才叫拉风,那是一个潇洒!"

后来我谈了一个成都的女朋友,打算去她的城市一起生活。父亲认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为了阻止我,把我的身份证给藏了起来。

我到长途客车站买了张不用证件的大巴车票,回到家开始收拾行李,故意弄出很大动静。父亲把我装好的衣服扯出来扔在床上,气急败坏地训斥道:“你脑子是不是让那女人的奶子给锤坏了?”

“她家条件比我们家好多了,我去成都绝对比在这里被你女人欺负舒坦。”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女友家里是干什么的,故意气他:“谈对象看背景,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父亲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等我走到街口时,他追了上来,把手上的铂金戒指摘给我,嘱咐道:“万一你被抓去传销,就把戒指卖掉换路费逃回来。”我把戒指揣进兜里,他又有些舍不得,提醒我没个两万块千万别卖。

我在成都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顺利,恋爱以失败告终,只好收拾行李回福建。

一开始我没有回家,在外面晃了一段时间,没找到新工作,连饭钱都掏不出来,这才厚着脸皮去找父亲。

到了店里,发现继母不见人影,灯具也已经断货。父亲沮丧地告诉我,继母和他闹掰后,把店里的货款和车子都带走了,现在他身上一文不剩,下个月的店租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一晚,父子两人相对无言,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找出铂金戒指还给他,让他拿去卖掉应急。他收下后拿在手里看了看,说这是曾经最要好的情人送给他的。

坐了半天,我的肚子开始叫起来。

“爸,我饿了,给我弄点东西吃。”他把几天前的剩菜端出来,我夹起一筷子韭黄,刚放进嘴里就吐了出来。

“娇气。”他拿起筷子尝了一口,把那盘菜倒进了垃圾桶。

我们把家里的有奖酒瓶盖收集起来,抱着两箱空啤酒瓶去小卖部换了二十来块钱。买了包廉价的红河烟和一点散装白酒,本想再买点猪肉回去炖,但剩下的钱只买得起猪皮。

我和父亲都不会做饭,就把猪皮和青菜放在紫砂锅里乱炖。煮到一半觉得东西少了点,父亲让我去找隔壁店家借块豆腐,我嫌丢人不去,他威胁我说:“爱面子就没得吃!”

我俩饥肠辘辘地守在砂锅旁,刚煮好就揭锅,猪皮软软糯糯,味道居然不错。

我们抽着厚重的红河烟,就着白酒咽猪皮,吃得大汗淋漓。喝到有些醉意时,父亲举杯对我说:“什么女人,什么票子,都是空的!填饱肚子才是真的!”

我们把猪皮吃了个精光,四仰八叉地靠在椅子上,我抖了抖烟盒,发现只剩下一根了。我将烟递给父亲,他摆摆手,示意我拿去抽。我嬉皮笑脸地说:“爸,你对我真好。”

他立起来:“嚯!你不是等我老了以后要给我吃屎吗?”我拍拍胸脯跟他保证:“你放心,等你老了我天天带你去嫖。”话一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活像两个刚调戏完隔壁村寡妇的老财主。

那时候我才发现,父亲笑起来已经有了深深的法令纹。我暗自窃喜:“这家伙皮相都老了,再也不会有姑娘被他祸害了。”可转眼望见他微躬的后背,我心里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情不自禁和他多喝了几杯。

交不起店租,父亲就把灯具店转给大伯经营,自己到厦门跑出租车。

他看不惯我成天赖在家里,把我弄去一个三流技校。我想了想,待在学校好歹能心安理得拿生活费,索性留了下来。

经朋友介绍,父亲又开始了新的婚姻。

我在学校的事情他几乎不过问,唯一感兴趣的依旧是我的恋爱问题。在朋友圈看到我女友的照片,父亲立马打来电话来,非要我把女友的八字给他,好去卦摊上看看犯不犯冲。

直到我要挂电话,他才支支吾吾地问:“你女朋友,对你好不好?”

我漫不经心地说:“就那样吧,她父母都是老师,家庭一般。”

父亲急了:“我是问你,她对你好不好,要是对你不好的话,其他什么都是空的。”

0

主题

0

精华

3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20-2017 02:2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CathyLee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精华

1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20-2017 02:2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CathyLee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