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58|回复: 3
收起左侧

[人文思想] 读《易经》心得:贲卦:如何包装

[复制链接]

44

主题

3

精华

2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0
发表于 3-30-2017 09: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lease enable / Bitte aktiviere JavaScript!
Veuillez activer / Por favor activa el Javascript![ ? ]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贲卦:如何包装

说明:这是继续在西西河中断的帖子。我不会做半途而废的事情。只是以后由于时间限制,不一定能够快速更新,不过尽可能每周更新一卦。

一、原文简介(参考黄寿祺《周易译注》)

  

贲:亨,小利有攸往。(下离火,上艮山,山火贲卦)

大意:贲卦象征文饰之意,也即华丽包装。(文,文采,纹饰)

    有实质内容的人,如果再加以必要的包装打扮,就会显得或者文质彬彬,或者英气勃勃,或者神采飞扬,做事情那就可以顺利亨通;有实质内容的东西,如果再加以必要的文饰修整,也可或者显得光彩照人,或者厚重崇高,或者华丽高贵,这时就可提升档次,无往而无不利。

    但是文饰仅仅是衬托人或事物的本质的手段,起到烘托显示作用,如果文饰过分的夸张,就将影响人或事物本质的真实性,或者变成买椟还珠,或者哗众取宠,或者坑蒙拐骗。

    所以对人或事物的文饰只能以阴柔的方式进行,起到绿叶配红花的效果,是配角而不是主角,只要能够适当的衬托人或事物的阳刚本质即可。

    所以阴柔,含蓄,低调和细腻是文饰的基本原则,也是其有利的工作方向。(贲,音bi,变化,文饰)

传统解读:

    古人说“无本不立,无文不行”,就就是说万事万物必须先有内容,然后再来文饰,这样就会行事亨通,无往而无不利。如果没有内容的东西进行包装,不但不会顺利,还会有灾祸。就像俗话说的:垃圾包装后还是垃圾。

    所以本质还是内容,文饰之道只可增其光彩,而不能改变实质,所以文饰之道属于雕虫小技,只能小利于事业。千万不能本末倒置,以文饰为中心,那样是找死。遵义俗话:为人莫被人看穿,看穿不值半文钱就是这个道理。不要包装过度,过犹不及。古人说:文太繁则灭其质,华太盛则伤其根也是这个道理。

    从卦象来看,贲卦下卦是离,是火,上卦是艮,是山,是止的象。山下有火,光明而遇艮止,所以是文饰适可而止之象。就是说文饰不可以太过以至于覆盖其本质,文饰的作用是有限的,所利者小,适当的才有利。所以说“小利有攸往”。

    另外,礼仪也是人际交往的一种文饰包装。

《彖》曰: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大意:《彖传》说:贲就是有本质内容的事物如果加以适当的文饰,则可致其亨通。

    贲卦下卦是离,是坤卦的上六来居乾卦二位,乾卦的中爻(九二)爻变成阴爻六二而成的,象征以文饰乾卦的九三,六二居位得中,阴阳交会,所以会亨通顺利。这就是“柔来而文刚”之义。

    贲卦上卦是艮,是乾卦的九二往居上六位,坤卦的上爻(上六)爻变成阳爻上九而成的,而得坤卦阴柔的六五文饰,这就是“分刚上而文柔"之意。但是九二阳刚到上卦的上位(原上六之位),处阴柔之地且不得中位,当然不如上六来到下卦的二位(原九二之位),不但处阳刚之位,且得中位,所以只能说是“小利有攸往”。

    这种阴阳交错,刚柔相济之美,是大自然的文采之美,是天道原则。

    贲卦下卦离,是明,上卦艮,是止,是说文饰目的在于显现本质的华美壮丽,也即所谓文明,而且这种文饰要适可而止于礼仪,这就是人为文饰,也即文采,这就是人道原则。  

    观察大自然的文饰,可以了解日月星辰的排列组合,寒暑冷热的变化,就可察知四季变迁的规律;观察人类的文饰,就可以了解人类文明表现和礼仪约束,就可以教化天下,促成大治。

传统解读:

    文饰有两种:“柔来而文刚”和“刚上而文柔”。

    从卦象看,贲卦下卦为离卦,上卦为艮卦。这里认为离卦是乾卦的变爻所得,艮卦是坤卦的变爻所得。也即上卦的坤卦的上六从阴柔之位来二位置换九二,从阳爻变阴爻,且得中,文饰九三,而成得离,这时就是初九,九三二刚爻为质,一柔爻六二为文,其象征意义是本质刚强,却以举止温和作为文饰,以刚为本,刚柔双兼。《易经》认为刚为本质,柔为文饰。现在六二是柔,是来文饰初九,九三这个本质,由于初九,九三都是是阳刚得位,所以是本先立然后再来文饰,所以亨通顺利。这就是“柔来而文刚”。

    上卦坤卦的上六交换下卦的九二后,下卦乾卦的九二就到上位来置换上六,并文饰六五,而成艮,这就是“分刚上而文柔”,是指以居高位阳刚的上九来文饰六五,但是上九是阳爻居阴位,不得位,有自抑特点,所以“小利有攸往”。由于一般规律是阳质柔饰,这里却相反,是六五阴柔被上九阳刚文饰,是违反文饰基本原则的,所以利小。

   (这种用乾坤二卦的某一变爻来解释卦象,是儒家,尤其程朱理学派的人解释《易经》经常用的方法,因为二程朱熹等人都认为万事万物莫不是因果循环,所有事情都有天理蕴含其中,而来龙去脉无非是阴阳转换,所以许多事情的根本道理实际就在阴阳最集中的代表乾坤二卦身上,乾坤二卦的变化代表了世界上一切万事万物的基本道理。所以追本溯源,应该从乾坤二卦的爻变探讨)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刚柔相交就是文饰之象。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贲卦为山下有火,是适可而止之象(艮是止之象)。古人根据刚柔交错而成文饰(例如日月星辰的错列,寒暑阴阳的代变等等),是天之文的原理,推衍出安邦治国不纯粹以威武强力,而杂以文明(例如人理伦序,礼仪风俗等等)相饰才能符合天道,这就是儒家人之文的原理。

    天下之事,无文饰不行,文饰适当是能够有助于事情顺利亨通的。同时文饰也得适可而止,不能以文害质。只有这样,文饰才是有利的,有价值的。

    从逻辑上来讲,必须先有本质,才有文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也就是说的:无本不立。(按照毛主席理解:没有政权就没有文治,而政权来自于武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所以政权的本质是武力,文饰是典章制度,人理伦序,礼仪风俗等等。所以这就可以理解他对国家机器的认识了:暴力机构,专政机构。历史证明他是对的)

《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

大意:《象传》说:贲卦下卦是离,是火,上卦是艮,是山,有山下有火之象。山下有火,其热力藏于地中,热气上蒸,滋养草木,白天则山色青葱翠绿;或其火焰光耀于山下,光明上照,夜晚则山形焕发光彩,都有文饰之意。

    君子观察贲卦山下有火,而山色葱茏,山形焕彩的象,感悟到应该施政清明,教化民众,修明庶政,刑罚约束。而审断刑狱,则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不敢私心自用,用巧言令色,文饰手段包装其所审断的刑案,而导致大乱。

传统解读:

    贲卦上为艮、为山,下为离、为火,是山下有火之象。山下有火,山间草木被火光映照,流光溢彩,这是文饰的象征。

    明庶政,古代是指悬书读法大庭广众之下,与以教民众于未犯之先。这是从下卦离明之意推出来的(离卦象征光明,引申为光明磊落)。

    无敢折狱,古代是指以哀矜勿喜,恻隐不忍之心,同情且谨慎的态度,来实事求是的听断判明嫌疑。这是从上卦艮止之意推出来的(艮卦象征阻止,引申为心定,心平气和)。

    所以文饰可以运用于一般政事,例如礼仪制度等都是社会政治的文饰;但文饰不能运用于执法断狱。执法断狱一定要以法律为准绳。如果以文饰之辞为依据判决案件,只能造成冤假错案。

    黄寿祺先生说:治理庶政当追求文明之景象,折狱则以明慎为本,不可文饰其事。大象传强调“无敢折狱”,正指出文饰不宜滥施的道理。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大意:初九阳刚得位,与六二相比,与六四相应,是上面有大人物提拔助力之象,但是初九因为地位卑下(初位为庶民),所以安贫若素,不走捷径,不敢乘坐大夫(指二位)的车马,不敢贪求富贵而僭越本分,只会安步当车,徒步而行,就像仅文饰其足,无非分之想,以明其心志。这就是成语舍车弃华。

《象》曰:舍车而徒,义弗乘也。

大意:《象传》说:初九因为自己位为庶民,应固守本分,不宜乘坐大夫的马车。所以舍弃乘坐马车,安步当车,徒步而行。

传统解读:

    从卦象看,初九与六二比,与六四应,但处初位,是有刚明之德而在庶民之位的君子,居无位之地,无所施于天下,只能要求自己尊礼守义,独善其身而已(这是儒家一贯的主张: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按照《周礼》记载,大夫赐车马。(《易经》定义初位为庶民,二位为大夫,三位为公卿,四位为宰辅,五位为君王,六位为太上,化外高士)。初位的庶民乘大夫车为僭越,庶民只能徒步而行。初九以礼自饰,只文饰其足正是象征初九不越礼,这是君子所为。世俗以奢僭为荣,但是君子以为辱。

    初九与六二比是不正的,所以不乘六二的马车以明心志,初九与六四是正应,但是六四离得远,需要等待。初九是正人君子,情愿舍六二之易而从六四之难,舍车而徒步就是象征。这就是君子的守节处义。舍车而宁徒步,世俗众人都会认为这是傻瓜才干的事,但是君子以此明志:也即通过舍车弃华把自己的内心道德和坚定信念表达出来,舍车弃华就是其道德的文饰。

    黄寿祺先生说:贲当合于义。初九有应于六四,其义似体现于安步当车,静待六四之应,故不乘非义之车。礼记坊记云:“君子苟无礼,虽美不食焉”,亦可与此爻之义相发明。

六二,贲其须。

大意:六二阴柔得中,与九三均得位而无应,两相亲比,阴阳互饰,相得益彰,所以其专意上承九三,就像在颐下的美须文饰其颐,而得其所。(毛在颊称髯,在口称髭,在颐称须。九三互震与上九互艮合成颐卦,六二在颐下,所以以须形容。这又是一种典型的形象附会解释方法)。

《象》曰:贲其须,与上兴也。

大意:《象传》说:六二与九三相比而同心,互为文饰而相得益彰,所以六二上承九三,就像在颐下的美须文饰其颐。

传统解读:

    六二是阴爻阴位,属于得其位,但是上无应(九五才有应),九三亦上无应,六二九三位相近而又都无应,又是阴阳互相吸引,所以能够相得合志。同时六二阴柔不能自立,必须得刚而后立。所以六二就会尽心尽力辅佐九三,与之同心同德,所以虽六二九三俱上无应,但是可以同心而兴起。这就是“下不能自兴,得上而后兴”。

    这里六二用须为象征,须必须附着在颐上。(贲卦自三位至上,有颐的象(见颐卦)。六二在颐下,有须的象)。这也就是卦辞说的柔来文刚(六二柔从上位来文饰九三这个刚)。柔来文刚,是指阴随阳而动,文饰附本质而行,就像“须之附颐”而动。

    贲卦是以六二为卦主,以六二为主来讲贲之道。文饰的原则是:文饰是不能改变事物的本质的,文饰的作用也就是根据事物本质加以适当的修饰包装而已,就像颐下的须,随颐而动,动止仅仅在于所依附的本质,就像一个事物的善恶不在于文饰,而在于文饰的本质。

    黄寿祺先生说:六二贲九三,正是彖传所谓“柔来文刚”之意。故刘沅曰,“阴随阳而动,文附质而行”,“刚为质,柔为文,文不附质,焉得为文?”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大意:九三阳刚得位,上无应与,但是下比六二,两相贲饰,互有光彩,两相润泽,互能施惠。

    但是九三居下卦离之上,贲道已经至盛,物极必反,文饰过度则会丧其本质,本质损丧则文饰无功,所以告诫提示要永久守住“柔文附于刚质”的基本原则和正道,不要偏激过度,则可获吉祥。

《象》曰:永贞之吉,终莫之陵也。

大意:《象传》说:九三只要能够永久守住柔文附于刚质的正道,不要使文饰凌驾于本质之上,舍本求末,就可获吉祥。

传统解读:

    九三处下卦离(是文明的象)的极处,阳爻居阳位,得位,上无应,与六二相比邻且阴阳相吸,所以六二会同心一意的辅佐文饰,同时又处六二、六四两阴之间,二柔文饰一刚,两情相悦,必然和合相润,这样九三既得六二其饰,又得六二六四之润,光彩润泽,所以说“贲如,濡如”来形容贲饰之盛。

    但是九三又与六二、六四非正应,仅仅是相比邻而成文饰相润,所以爻辞告诫:文饰是不可能长久有效的。一般说来,文过则质丧,质丧则文敝,所以要依靠自己的本质而不是外在的包装,要不急不躁,不偏不倚,走正道而不走邪路,才能顺利吉利。这就是“永贞则吉”。

    从卦象来看,九三居离卦与艮卦相交处,而离艮是火在山下文饰山之象,这就是贲,所以说“贲如”。六二,九三,六四正好是坎卦的象,坎是水,坎水润泽,火得水济,是光华而又润泽的象,所以说“濡如”。(注意这种思维方式:把三个相近的爻组成一个卦来与上下卦象比较分析是儒家经常用的方法)我认为这是一种比较牵强附会的解释。

    所以阴阳相接,文质相宣。文饰其言,则吐辞温润;文饰其行,则泽躬尔雅。必然没有人敢鄙词讥讽,也没有人敢欺负侮辱。这就是“永贞而吉”的结果。

    黄寿祺先生说:三与二以刚柔之正,亲比互贲,惠泽相施,所谓文饰适得其美之象。但九三又有“永贞”之诫,可见下卦终极之地位,有多凶之难处。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大意:六四居上卦艮的初位,处贲道盛极而变之时,文饰之风由奢华转向朴素,崇尚素白。而六四阴柔得正,下应初九,能以礼自贲,所以有文饰得全身素白,乘白马翩翩,像羽毛在飞一样奔驰前往初九相应互贲之象。而初九虽阳刚得位,却能固守本分,非为强寇,实际上是相应相得的佳偶。(皤,音po,素白。翰,羽毛)

《象》曰:六四当位,疑出。匪寇婚媾,终无尤也。

大意:《象传》说:六四虽阴柔得正,但是因为其处于多惧之位,心中仍存有疑惧。而爻辞中说其相应的初九不是强寇,是其相应相得的佳偶,实际上是在告诫勉励六四不必疑惧,应该速往初九相应,最终将无忧无怨。

传统解读:

    六四有应在初九,但害怕九三的刚猛,以为是自己的敌寇,内怀疑惧,不能实现婚媾,所以进退两难,不知是文饰还是素白。所以爻辞告诫勉励其要果敢,不要犹豫,以免错过佳偶。但是六四与初九是正应,理直义胜,最终必得合,所以说“终无尤也”。

    从卦象来看,六四已经在离卦之外,为艮卦之始,是贲之道盛极而必反质素之时,文饰将止,朴素将成为主流,所以说“贲如,皤如”。初九舍六二的马车而步行,就是为了等待六四的正应。六四在九三之上,则是乘九三之象,所以说“白马翰如”。(人既质素,则马亦白)

    这里我们可以注意一下:屯卦六二应九五,是下求上,不可以急,太急就是逢迎了;贲卦六四应初九,是上求下,不可以缓,太缓就是倨傲了。(屯卦六二爻辞:屯如,?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爻辞与贲四相似)

    黄寿祺先生说:六四虽当位得正,然其处多惧之位,心仍疑惧,不敢速往应初,故特以“匪寇婚媾”勉之。且初九舍车弃华,而其白马尚素,两者志趣相合,故不须疑虑,往必有得。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大意:六五阴柔得中,高居尊位,虽无下应,但是上承阳刚上九,有仅持一束丝帛,礼聘高隐贤士,共同治国安民之象。虽聘礼微薄俭吝,但是能以诚意相求,不过分追求排场仪式,以诚求人,能够最终获得吉祥。(丘园,山林园圃,比喻高隐贤士,指上九。束帛,礼聘贤士之物。 戋戋,微薄之意)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大意:《象传》说:六五因为能以阴承阳,亲比上九,阴阳相饰,喜获高人贤士之助,所以终能获得吉祥。

传统解读:

    六五以柔居尊位,处上卦艮的中位,象征仁厚之君,艮卦象征文饰中止,返璞归真。从卦象看,六五以阴柔之质,承比于上九阳刚之贤,就像在恳求在丘园隐居的高人贤士出来辅佐自己,共同治理国家。帛戋好像太轻吝啬,但是礼薄意厚,不在乎文饰形式,所以最终大吉。而六五能依靠高人贤士辅佐,成安邦治国之功,享其吉美,这就是“有喜”。阴阳相需而成文饰,六五与上九邻近而互相文饰,是六五能求贤自辅,实现国泰民安之象。

    上九不在位,就像高人贤士在野外的丘园,所以卦辞说“以束帛聘于丘园”。贤者是国家之光,聘贤者本来应该礼仪隆重,文饰美丽,但是六五是中正和谐的君王,文而有质,虚衷求贤,必然丘园生色,所以虽然礼仪俭啬,但是六五诚意以求,不以虚文相炫,所以最终大吉。这就是贤者固可以诚求,而不可以货取的道理。这也就是“意质实则文仪可略,礼不足而敬有余可以,若诚意不足而虚文有余,亦何足贵?”

    黄寿祺先生说:丘园之喻象与上九白贲正相切合,当此贲道大成之时,质朴柔美与自然刚美,密相贲饰,故象传盛称“有喜”,而卦辞所谓“小利有攸往”之意旨,即就六五而发,于此可以体现。

上九,白贲,无咎。

大意:上九刚居柔位,又得六五以柔承之,而且处贲卦之极,贲道尽去,物极必反,华丽而归于朴质,文饰以白为主,有崇尚自然纯美之象,所以无所咎害。

《象》曰:白贲无咎,上得志也。

大意:《象传》说:上九因为刚居柔位,又得六五以柔承之,所以由文返质,崇尚朴质之志,文饰以白为主,而无所咎害。

传统解读:

    上九处贲之终,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由文返质,饰终反素,文明而止。志高品洁,自得于山林之外,虽失位而亦无咎。

    六二爻辞是“柔来文刚”,所以必须居刚下才能得所承,才能文饰九三,才能“所以与上兴”。上九爻辞“刚来文柔”,所以必须位于六五柔之上才能文饰六五,而六五是谦和中正之君,不会盛气凌人于三九这种高人贤士之上,所以说“上得志”。

    黄寿祺先生说:贲卦要旨有二:一、刚柔相杂而成文。系辞传下:物相杂故曰文。二、文饰不尚华丽,贲,无色也。

小结:贲卦下三爻属离卦,离的象是火,是太阳,作为文明的象征(文是指漂亮的文饰,明是指辉煌灿烂的光亮,引申为现代理解的文明:礼仪,制度,典章,思想、艺术、建筑、服饰等等),所以侧重于从文饰的角度谈文从属于质的道理。初九“贲其趾”,讲初出茅庐的人不能走捷径,急于求成,要有耐心,走正道,不能过度过分文饰自己;六二“贲其须”,讲不能过度文饰而伤其质,文饰只是附属于本质的,不能独立存在,不能舍本求末;九三“贲如濡如”,物极必反,文饰再灿烂辉煌也必须有本质来承担,否则就是自杀。

    上三爻属艮卦,艮的象是大山,是停止,是笃实厚重的性质,是文饰要包装的对象。六四是讲朴素之美;六五是讲诚意胜虚文;上九是讲物极必反,灿烂必归于平淡。

    贲卦的精髓就是文饰要适可而止,不要名不副实,最怕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儒家并不无条件地赞成文饰,主张文从属于质,崇尚质朴自然。

二、牵强附会----太平天国的失败包装

    在现代企业中,包装是一个基本常识,例如CI(形象策划)就是企业包装,没有一个企业不做这件事情,而且相当多企业做得很成功,例如海尔,例如联想。其实国内第一个成系统的包装自己的企业是当年的太阳神,那是一整套完整的包装,开阔了我们视野,让我们了解了真正的企业包装,引发了整个中国企业界的包装热潮。

    当然也有包装非常失败的例子,例如牟其中的南德公司,唐万新兄弟的德隆公司。他们的失败主要是名实不符,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或者说是包装过度,变成欺骗了。

    当然我们不能举现在企业包装例子来解剖,因为涉及侵权嫌疑,我们只能举一个历史事件:太平天国。

    一般来说,包装的目的其实就三个:

    一是凝聚自己人心,激励斗志,指明方向,同心协力;(这点毛主席用土地改革等等来吸引农民参与革命是很成功的)

    二是瓦解对手意志,搞乱对手人心,麻痹对手斗志,糊涂对手思想;(这点美国人用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这类战略级的包装,对中国做得是很成功的)

    三是忽悠广大打酱油的旁观者,使他们或者转为自己人,或者采取中立立场,或者对对手产生怀疑(这点毛主席的论联合政府包装理论对当年的民主党派做得是很成功的)

    类比于太平天国,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其领导阶层的极其愚蠢了。

    太平天国的包装文件主要有两类,一是以洪秀全《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和《原道觉世训》为代表的政治纲领,相当于企业的定位、使命、愿景和理念之类;二是《天朝田亩制度》为代表的行动纲领,相当于企业的战略规划。

    其实这些包装的本质目的不过是让大家跟自己走,辅佐自己当皇帝而已。当然如果洪秀全真的高瞻远瞩,雄才大略,德才兼备,这种包装也不一定会失败。但是洪秀全自己的本质却无法承担这种包装,成为名不副实的典型。洪秀全本人不过是一个目光短浅,自私偏狭,志大才疏的落第野心家而已。

1、太平天国的政治包装

(1)、基本内容

    洪秀全创作的《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是拜上帝教的基本教义,是太平天国最基础,最核心的立国理论。

《原道救世歌》的意旨是救世,核心意思是劝说世人拜上帝,捐妄念,学正人,实现天下太平。

    洪秀全认为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病态的世界,是一个淫荡、混乱、杀戮、偷盗、迷信、赌博、毒品横行的世界。“现在之人遂生出无数的恶端,致世界大变,颠倒乾坤,变乱纲常,以恶为善,甚至把善者反以之为恶。因人之心,日夜歇息之间,所有思想图谋、言行举动,专在于奸淫邪恶、诡诈欺骗、强暴凌虐之事,满于胸中,行在世界之上矣。”

    所以洪秀全以七言打油诗的形式告诫世人远离黄、赌、毒,孝顺父母,好生戒杀,制止偷盗,不要迷信。

    洪秀全的迷信和信仰的区别在于崇拜的对象。拜上帝,是信仰;敬鬼神,是迷信。

《原道醒世训》意旨是让人清醒。

    洪秀全认为这个世界的所有问题,根源在于人的自私自利(世道乖漓,人心浇薄,所爱所憎,一出于私)。人类相互友爱无限博爱的情怀,已经被自私的瘴气笼罩;人类平等相处的大同太平梦想,已经远去不可留。

    洪秀全想唤醒大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五湖之内皆姊妹。“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洪秀全最后以诗言志,告诫世人崇拜上帝,以求殊途同归。“上帝原来是老亲,水源木本急寻真;量宽异国皆同国,心好天人亦世人。兽畜相残还不义,乡邻互杀断非仁;天生天养和为贵,各自相安享太平。”

《原道觉世训》的意旨是行动,破解心中的魔障。

    洪秀全一改在《原道救世歌》和《原道醒世训》中的温文尔雅和仁慈宽和,开篇就号召众兄弟姊妹,斩杀共同的敌人阎罗妖,用暴力谋求人生幸福。

    洪秀全的观点是:

    首先是这个世界不公与黑暗,倡导人们拜上帝,求得世界清平;

    第二是描绘私心荡尽之后的太平盛世和美好未来,激发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

    第三是号召人们打倒阎罗妖,建立人间天堂,谋求现世幸福。

    很明显,洪秀全继承了基督教义中的崇拜上帝、进入天国的内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创造:众生平等、奋起抗争、建立人间天国。

    洪秀全对大家的沉默不语和麻木不仁,表示了极大的痛心疾首:“而世人偏伸颈于他,何其自失天堂之乐,而自求地狱之苦哉!”

    洪秀全罗列了历代帝王、各朝百姓,不拜上帝、敬拜别神的悲惨结局:秦皇东海求神,祈求长生不老,结果死于出差途中;汉武祠灶丹砂,梦想点石成金,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民间可怜百姓拜祝东海龙王求雨,结果往往非旱即涝。

    针对上述现象,洪秀全总结说,各种悲凉结局,都是由同一个原因造成,就是找错了对象,世人该崇拜的,该以心相许的,不是神仙鬼怪,也不是乌龟龙王,应该是独一无二的真神:皇上帝。带坏这个头的,就是头一个皇帝----秦始皇。

    要想过上好日子,结束梦魇般的苦日子,就得一心一意敬拜上帝,上帝创造万物、恩赐人类一切。要想做到对上帝忠心不二、情有独钟,那就容不得第二者,必须抛弃其他偶像崇拜,必须只崇拜一神。

    总之,洪秀全要建立一个没有以强凌弱、尔虞我诈的公平世界,“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无处不均匀,无处不饱暖”的人间天国,鼓吹凡天下男人皆兄弟、天下女子皆姊妹的平等思想。

    但是随着思想的越来越偏激,拜上帝教渐渐从单纯的宗教团体,演变成为政治和军事的组织。在其后建立的政权中,又采取了政教合一的体制。使宗教政治化,政治也宗教化。以政治为主,宗教为从,政治为里,宗教为表。拜上帝教作为太平天国的国教,渗透到太平天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洪秀全就是沿着这样的一条途径成为了“太平上帝”。

(2)、对自己人的效果

    1851年初金田起义后,太平军规定了严格的五条纪律“一遵条命;二别男行女行;三秋毫莫犯;四公心和睦,各遵头目约束;五同心合力,不得临阵退缩。”

    1852年,发布《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斥责清政府的黑暗统治:“凡有水旱,略不怜恤,坐视其饿莩流离,暴露如莽……又纵贪官污吏,布满天下,使剥民脂膏,士女皆哭泣道路……官以贿得,刑以钱免,富儿当权,豪杰绝望”。因此提出要建立一个“天下为公”、“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理想社会,并实行“人无私财”、“有饭同吃”的圣库制度,一律平均分配的政策。首义诸王也“敝衣草履,徒步相从”,与广大将士过着大体平等的艰苦生活,而且上下团结,“情同骨肉。且有事聚商于一室,得计便行,机警迅速,故能成燎原之势”,取得了围桂林、攻长沙、破武昌、克南京、转战六省的胜利。

    攻占南京不久,和春的江南大营、琦善的江北大营即从南北两面围困天京,太平天国的局面严峻,离推翻清王朝也还远。但洪秀全等人无视这一切,认为已经到“万国来朝之候,残妖绝灭之时”,“一统江山图已到,胞们宽心任逍遥”,于是乎开始封王晋爵,实行等级制度,“贵贱宜分上下,制度必判尊卑”,享乐腐化,追求奢侈的生活,认为天下是我打出来的,享受是理所当然的。“情同骨肉”的兄弟手足之情逐渐淡化,“彼此暌隔,猜忌日生”相互之间勾心斗角,权力倾轧。

    并根据《太平礼制》所规定的等级来规定自己所应该享受的待遇和特权。天王府朝天门外大书曰:“大小众臣工,到此止行,有诏方准进,否则雪中云。”而在木牌楼上则书有“天子万年”、“太平一统”。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都不能随意出入天王府。也只好站在朝门外列队,对洪秀全不能仰视,否则就有杀身之祸。洪秀全已成为“一人垂拱于上,万民咸归于下”的封建皇帝。

    这时东王杨秀清的理想是“出则服御显扬,侍从罗列,乃马者有人,打扇者有人,前呼后拥,威风排场,可谓盖世。”许多参加金田起义的上帝会会众就是抱着当“将军”、作“夫人”的目的而来的。

    进南京后,洪、杨等诸王大兴土木,建造天王府、东王府,劳民伤财。据记载,天朝宫殿“城周围十余里,雕琢精巧,金碧辉煌。五色缤纷,侈丽无匹”。东王府也是建筑宏伟,“穷极工巧,以耀同俦”。忠王李秀成在苏州的王府,连李鸿章也为之惊叹:“忠王府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窟宅。”在洪、杨影响下,诸王及将领都大兴土木,此风一直伴随到太平天国的灭亡。

    与诸王的挥金如土、奢侈豪华的生活相反,在前方浴血奋战的广大将士则过着家庭离散,不许夫妻团聚,吃不饱,穿不暖的贫穷生活,仍然处于被压迫奴役的地位。这一点连杨秀清也不否认,他说太平军士兵认为是“荡我家资,离我骨肉,财物为之一空,妻孥忽然尽散,嗟怨之声,至今未息”。

    结果大部分人感到上当受骗,太平天国后期买官卖官,贪污腐败盛行,比清朝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外由于内部神权与君权博弈,东王杨秀清不满足九千岁地位,要“逼天王亲到东王府封其为万岁”,导致了“天京王杀王”的大悲剧。

    天京事变后,由于原先的天兄代言人萧朝贵在长沙战死,天父代言人杨秀清又在事变中被韦昌辉所杀。所谓天父、天兄这个骗局暴露,太平天国出现了空前的信仰危机。因为洪秀全向教徒灌输的上帝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而今天父代言人被人家袭杀时并没有显示出这些权能,人们自然不会和先前一样,虔诚地去信所谓的皇上帝了。

    信仰崩溃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恩格斯说:“宗教的第一句话就是谎话;宗教一开头向我们说明某种人的事物的时候,不就把这种事物说成某种超人的、神的事物吗?”

(3)、对敌人的效果

    其实太平天国最大的政治敌人并非清廷,而是广大儒家知识分子,而且这个敌人还是他自己制造的,最后也是这个敌人为骨干组成的湘军、淮军,在捍卫名教的口号下把他消灭的。

    金田起义之后,在独一真神惟上帝的思想驱使下,太平军视诸凡百神皆为妖魔,遇庙像辄焚毁。

    定都南京后,规定凡25家设一礼拜堂,所有婚娶吉喜等事均要祭告上帝,25家子女俱日至礼拜堂,由两司马教读《旧遗诏圣书》、《新遗诏圣书》等,凡礼拜日,伍长各率男妇至礼拜堂,分别男行女行,听讲道理,诵祭上帝。除七日礼拜上帝之外,太平军还于每日早晚拜上帝,每日饭前谢上帝。

    同时,对上帝教以外的意识形态,包括诸子百家之书一律排斥,“如有敢念诵教习者,一概皆斩”;另外,每年开科取士的题目亦以圣经为主,应试者对于圣经知识的多少,作为获选与否和任职高下的标准。这种政教合一的组织系统与遍及各阶层的宗教教育,将上帝教教条与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融为一体。

    太平天国如此摧折作为汉族文化象征的儒家文化,焚禁一切古书的做法,其结果是江南广大读书人均视其为“匪”,斥其不尊礼教,将大量原本可以争取到的民众,特别是知识份子推到了敌对阵营中,制造了自己最强大的敌人,给敌人造就了讨伐借口,也为其失败埋下了祸根。(这实际是太平天国失败的主要原因:广大儒家知识分子怀着捍卫名教,延续传统文化的崇高理想,前赴后继,不计牺牲,不计个人恩怨,团结一心,彻底消灭了这个异教,邪教)

    曾国藩就是敏锐看到这点,才在《讨粤匪檄》说:太平军反孔反儒,毁学官,焚木主,荡尽儒家诗书经典,太平天国使人不能诵孔子之经,举中国数千年礼仪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荆,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原,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号召天下读书人卫道。

    这才是真正的高瞻远瞩的政治家,知道什么是审时度势,顺势而为。

(4)、对打酱油众的效果

    由于太平天国其拜上帝教的邪教行为,反传统行为,摧毁消灭中国人大部分相信儒道佛的行为(太平军所到之处孔庙、岳王庙、关帝庙、佛寺一扫无余,生灵涂炭,太平天国结束后,中国的人口由原来的4亿减到了2.4亿,足见其破坏性),导致广大打酱油众不但不支持,还站到其对立面中,这也是太平天国迅速瓦解的主要原因。

    按照现在我们理解,判断宗教的依据有二,一是相信现实世界之外存在着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或实体,这种神秘力量统摄世间万物,拥有绝对权威,主宰自然运作,决定人世命运;二是使人对该一神秘力量产生敬畏及崇拜,从而引申出信仰认知及仪式。

    显然,拜上帝教具备这两个要素。洪秀全认为上帝拥有超自然无所不能的力量。而且,洪秀全后来到紫荆山与冯云山一道,创立了不同于基督教的宗教仪式,比如“讲道理”。

    一般情况下,人们往往把以下几条标准,作为辨别邪教的依据:一是神化首要分子,吹嘘头领手眼通天;二是装神弄鬼,以世界末日吓唬人,入教平安,不入危险;三是控制教众人身自由,防范严密;四是敛财,以各种名义将教众财富据为己有;五是奸淫,教主一般都是大淫棍、大色狼,年轻漂亮的女教徒往往成为他们的猎物。

    洪秀全说自己上天受命,下凡斩妖,将自己打扮成上帝的儿子、耶稣的弟弟;拜上帝教拉人入伙时,散布恐怖言论,说“如果不入会,蛇虎伤人;如果入会,则太平无事”。许多百姓就是这样被吓进去的;拜上帝会纪律严明,要求一切行动听指挥,是政教合一的军事组织;圣库制度将会员的财产全部收缴,没有个人支配财产的自由;洪秀全在武宣、永安、武昌等地,都纳过王娘,多达八十多人。

    这种邪教得势的其结果是:在天京定都后,太平军所占之地,凡城镇居民不管信仰爱好与否,先将财产集于圣库;按男女分编入馆,夫妻不得相见;迫使人们改变风俗,如:不许奉佛敬神和崇拜祖宗,“禁民间供奉家堂”;禁止人们按传统的旧历过年,并取缔民间过节时与天情相悖的所有旧俗;禁止民间饮酒、吸烟等等。同时杀戮之事所在多有。

    当然这种邪教是不得人心的,打酱油众是不会支持的。

2、太平天国的经济包装

(1)、基本内容

    《天朝田亩制度》颁布于一八五三年定都天京之时。它是以解决土地问题为中心,包括社会组织、军事、文化教育诸方面的太平天国的纲领性文献。

    《天朝田亩制度》规定:“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把每亩土地按每年产量的多少,分为上、中、下三级九等,然后好田坏田互相搭配,好坏各一半,按人口平均分配。“凡分田照人口,不论男妇。算其家口多寡,人多则分多,人寡则分寡。杂以九等,如一家六人,分三人好田,分三人丑田,好丑各一半”。凡16岁以上的男女每人得到一份同等数量的土地,15岁以下的减半。同时,还提出“丰荒相通”、以丰赈荒的调剂办法。其目的是要达到天下“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理想国。

    《天朝田亩制度》还以25家为基层单位,称为“两”。两个“两”,设两司马主持。每5家设伍长一人。每家出1人当兵为伍卒,“有警则首领统之为兵,杀敌捕贼,无事则首领督之为农。”每个基层单位,建立一个“国库”,“凡当收成时,两司马督伍长除足其25家每人所食可接新谷外,余则归国库,凡麦、豆、苎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各家遇有婚丧嫁娶和生育等事,按规定费用到“国库”领取;鳏寡孤独残废等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也由“国库”开支抚养。农民除耕种外,还要利用农闲时间饲养猪、鸡、蚕,从事纺织、缝衣、制作陶器、木活、打石等家庭副业和手工业生产。

(2)、对自己人的效果

    《天朝田亩制度》规定“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此出不足,则迁彼出。。。。。。。”的平均主义可以满足农民获得土地的愿望。但是,“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的分配方法又超越了他们的觉悟,因而,无法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天朝田亩制度》不可能彻底解决土地问题,因此革命也就很难长期坚持下去,因为参加太平军的将士大都是农民,迫于生计才参加造反的。用李秀成的话说,当时太平军将领号召“凡拜上帝之人不必畏逃”,可以“同家食饭”。许多太平军将士在参加革命队伍时,就是抱着当将军、当丞相、当夫人的目的来的。太平军将领也用这些来鼓动士兵英勇作战。如洪秀全在永安突围时,号召“男将女将尽持刀,同心放胆同杀妖”,因为这样做了,就能“脱尽凡情顶高天,金砖金屋光焕焕,高天享福极威风,最小最卑尽绸缎,男着龙袍女插花”。

    《天朝田亩制度》对农副业收成,生活物资的分配办法是:“凡当收成时,两司马督伍长,除足其二十五家每人所食可接新谷外,余则归国库。凡麦豆苎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 既然是以户为单位进行个体生产,则收成自然是以户为单位进行,而不会是以二十五家集体进行收获。收获之后,除留足口粮和所需布帛等外,“余则归国库”。

    这就出现了个体生产与集体分配之间的矛盾,在生产力还很低,私有制观念还占主导的时代,农民对发家致富满怀着瑰丽的憧憬,他们既喜于不饥不寒而获得温饱,但并不满足于此而希望多分多得。

    上述规定中的一个“足”,一个“余”,其伸缩性是很大的,也是漏洞百出的。在个体生产的条件下,在农民小私有者中,瞒产、匿留和私分,无论是每户或每个“两司马”所属的“圣库”,都将是无法避免而难以稽核的。或者是农民多产少报,或者是集体瞒产私分,其结果必然使这种平均主义彻底失败。

    所以《天朝田亩制度》的分配方案是错误的,空想的,它不可能实现,即令短暂的实行了,也会昙花一现,迅即消逝,个体生产与集体分配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

    这点毛主席就高明得多: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针对一九四八年的情况说过:“现在农村中流行的一种破坏工商业、在分配土地问题上主张绝对平均主义的思想,它的性质是反动的、落后的、倒退的”。毛主席指出其“侵犯民族资产阶级”,“侵犯地主富农所经营的工商业”是错误的、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3)、对敌人的效果

    太平天国在经济上最大的敌人是江南地主,这也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并成功的使其与儒家读书人团结起来,把自己消灭。

    据历史记载,太平军所到之处,没收地主、官僚的财产,焚毁田契、债券,限制地主收租。除此之外,把一些庙宇祠堂占有的土地、公田和逃亡地主的土地没收,分给没有土地的农民耕种。

    结果是地主大量逃亡上海等地,并出钱出枪,组织军队对抗,例如洋枪队,淮军等等。

(4)、对打酱油众的效果

        太平天国是政教合一的组织,所以上帝教的教条既是军规,也是法律。但是将上帝教教规直接推行于社会,结果非但行不通,而且大失民心。

      
        例如建都之后,杨秀清便发布《待百姓条例》,实行废除工商、田亩归公的政策,“铺店照常买卖,但本利皆归天王,不许百姓使用”,“不要钱漕,但百姓之田皆系天王之田,收取子粒,全归天王”。太平天国又设立百工衙,集中各种工匠为天国服务,“但有口粮,并无雇钱”。

    但是事实证明,要在个体劳动、分散经营、农业和手工业相结合的小农经济的基础上废除私有制,并绝对平均分配所有财物,这是一种空想。废除工商,田亩归公,剥夺农民和手工业者的这种违反经济规律的政策是根本行不通的,几个月就废弃了。但是人心也丧失了。

    《天朝田亩制度》的平分土地方案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一是没这么多土地,二是农民不干。为了适应现实的迫切需要,在《天朝田亩制度》颁布后不久,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根据天京粮食供应紧张的情况,向洪秀全建议在安徽、江西等地“照旧交粮纳税”,并立即执行。实行“照旧交粮纳税”的政策,就是仿照清朝的办法,即地主是田赋的主要交纳者,征收地丁银和糟粮。所以事实上太平天国还是承认地主占有土地,并允许地主收租的。所以《天朝田亩制度》忽悠的价值也就迅速消失殆尽。

        所以结果是农民普遍反对《天朝田亩制度》,一是是反对绝对平均主义,包括反对其中的平分土地。二是反对实行的拆散家庭、吃大锅饭和天京的“圣库制”。


注明: 本文转自豆瓣wxmang,如分享并转载,请注明转载出处,谢谢!

0

主题

0

精华

12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3-30-2017 09: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ustcwmin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5

主题

159

精华

3264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64
发表于 4-1-2017 04:59 A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ustcwmin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