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56|回复: 3
收起左侧

[人文思想] 读《易经》心得-渐卦:循序渐进

[复制链接]

44

主题

3

精华

2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0
发表于 4-22-2017 01: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lease enable / Bitte aktiviere JavaScript!
Veuillez activer / Por favor activa el Javascript![ ? ]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原文简介(主要参考黄寿祺《周易译注》)

    (下艮山 上巽风 -风山渐卦)
        
渐,女归吉,利贞。

大意:渐卦象征渐进之意。就像古代女子出嫁须待男方六礼毕备,渐进以施,才能成其礼,而后能正夫妇之道。女子出嫁以渐进为正道,天下事也都是渐进为理,循序渐进才可行。所以做事情利于守贞正(贞正就是不急不躁,不急于求成,不急功近利)。(渐,指事物缓慢移动。归,女子以夫家为家,所以女子出嫁是归)

传统解释:

序卦传说:艮是止,但是事物不能总是终止不动,所以有渐卦。

渐进就是缓进,循序渐进,不越次序,因而缓慢。渐卦的主旨就是要阐明事物发展的循序渐进的规律。

渐卦卦辞借用女子出嫁来说明循序渐逬的规律:古代女子以夫为家,出嫁称之女归,出嫁要行六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出嫁必须严格按照这六个步骤,缺一不可。女子出嫁遵循了这六礼,这桩婚姻就是正常合理的,如果女子不按这个程序完婚,那就是不正常的,就是私奔,私奔是不会获得吉祥的。没有哪户人家嫁女是不求吉祥的。

事物如同女子出嫁那样,都是循序渐进的,不能随便逾越中间任何一个步骤。

“利贞”是指女子出嫁须守持正道,保持廉耻之道,贞正合礼才是有利的。渐卦取女归之象,而女归本身就是贞正合礼的,所以女子出嫁之事必然可以获得吉祥。


从卦象看,渐卦下卦艮止,上卦巽顺,巽卦在上,是长女在外(巽卦象是长女),下乘艮止,而不能立即上前之象,所以待男而行,六礼必备,才能渐进。

咸卦是男感女为,咸卦是男主动,所以说娶女;渐卦是女循序渐进以为正道,渐卦是女主动,所以说女归。

儒家认为:君子处穷贱,也不可邀君求宠,急于求进;处下位,也不可谄谀佞媚,以希高位。必须循序渐进,而不奢望一飞冲天,否则必凶。拔苗助长,非徒无益,而反害之。所以士进身开始就不可不正,臣进于朝,人进于事,必须循序渐进,否则违反游戏规则,凶咎随之。孟子说“古之人未尝不欲仕也,又恶不由其道,不由其道而往者,如钻穴隙之类也,女之归,士之仕,其义一也。”


彖曰:渐之进也,女归吉也。进得位,往有功也。进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刚得中也。止而巽,动不穷也。

大意:《彖传》说:天下万物的演进变化和执行,都必须如嫁女一样的循序渐进,只有遵守基本规则,才会吉祥。

以九五爻而言,由渐进而居尊位,这是循序渐进的功劳。而六二,九三,六四,九五诸爻均居得正位,所以能层层守正,所以本心不乱,可以循序渐进做事,所以可以端正民心,安定邦国。

九五爻居位阳刚中正,所以有中正之德,下应六二,刚柔互济,所以能以渐进为功。而渐卦是下卦艮止,上卦巽逊,是静止而谦逊之象,所以能够循序渐进,而且不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传统解释:

《彖传》是逐句解释卦辞,推阐卦义的。

“渐之进也,女归吉也”用女子出嫁循六礼而获吉之象,比喻事物都有循序渐进之理。

“进得位,往有功也;进以正,可以正邦也”是指渐卦六二、九三、六四、九五这四爻都得位,所以安邦定国、建功立业的条件具备,可以正邦国。其中九五不但得位,而且得中,正是完成渐进之功、大有作为之时。而九五的得位,是循序渐进价的结果。由于六二也得中,为避免被人错误理解为六二,所以《彖传》后几句特别加以说明,强调是“刚得中”而不是“柔得中”。九五以阳刚中正居尊位,得天下之大位,行天下之中道,可主天下之进,使无不出于正。“往有功”是指九五是循序渐进而得贵位。而且六二,九三、六四,九五阴阳各得正位,所以渐进之时,进而有功。“进以正”是指六二相应九五,是身得正,以正道而进,可以正邦国至于天下,凡进于事、进于德、进于位,莫不皆当以正也。进得位,进以正,这就是说九五能够“利贞”。

“止而巽,动不穷也”是从上下卦位来说明渐进之象。渐卦艮为下、巽为上,下艮为山,为止,止则凝滞不躁;上巽为风,为木,巽则欲动不急,谦逊和顺。在下的不动,在上的缓动,这正是渐进的象。只要能够具备此种守静不躁而又谦逊和顺的美德,自然是“动不穷也”,行动起来永远也不会走入困窘之境。



儒家认为,人要上进,如果仅仅基于利欲熏心,则必然急功近利,急于求成,躁而不渐,所以必然会陷入进退两难困穷之境。

渐卦的进是有别于晋卦与升卦之进的,渐卦之进未必皆吉,必须循序渐进才吉。

黄寿祺先生说:见卦之谓“渐之进”,立足于“渐”字。晋卦之称“晋,进也”,主于进长之义,两者意旨不同。故毛璞曰:“易未有一义而明二卦者。晋,进也。渐,亦进也。何也?渐非进,以渐而进耳。”

象曰:山上有木,渐;君子以居贤德善俗。

大意:《象传》说:渐卦下卦是艮,是山,上卦是巽,是木,是山上有木之象。木在山上,可以逐渐长高,这就是渐的象。

君子观察渐卦木在山上,逐渐长高之象,感悟到要修养贤德,改善风俗,必须是经年累月,逐渐积聚而成。(居,积。善,动词,改善)

传统解释:

渐卦下卦为艮,为山,上卦为巽,为木,所以《象传》说“山上有木”。
升卦是“地中生木”,地中生木是始生之木,幼苗破土而出,按照自然规律,必然要生长增高,日新月异,其生长变化人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所以象征上升。“山上有木”是高大之木,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虽然它实际上每日每时也仍在生长,但人们却难以觉察,感到生长缓慢,所以象征渐进。从人事上看,尽管升卦也要积小以至髙大,但毕竟处在无所阻碍的时位,强调的是“顺势向升”,而渐卦则是有所等待而进,如女子出嫁要循礼渐进,强调的是“循序渐进”。

君子观渐之象,认识到自身品德的修养和社会风俗的改善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所《象传》说“君子以居贤德善俗”,强调一是要修己,一是要化俗,这两件事情都不能设想一朝一夕即见成效,而要靠累积渐进。

所以贤德以谦恭自抑则积,风俗以温文尔雅改善。德以渐而成,俗以渐而化,移风易俗,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儒家认为政治家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移风易俗,因为国泰民安依赖于良好风俗和世人道德水平)

初六,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

大意:初六阴居阳位,柔弱卑下,上无应援,处于渐进之初,就像大雁渐进于水边,位处低下,又未得食宿安宁。也如小民百姓,易受言语中伤而有危厉。但是初六有不急不躁之象,能渐进勿躁,所以无咎。(鸿,大雁。干,音岸,同“岸”,水涯。小子,指庶民百姓。有言,受言语中伤)

象曰:小子之厉,义无咎也。

大意:《象传》说:初六为庶民,易受言语中伤、凌辱而有危厉,但是初六不会急功近利,能渐进勿躁,所以无咎。

传统解释:

渐卦卦辞取女子出嫁之象,而爻辞都取鸿雁渐飞之象。鸿就是大雁,大雁向来按次序飞往远方, 不可能一下飞出好远,是-个“渐”的过程,这就是渐进。

“鸿渐于干”的“干”是岸的意思,就是初六渐行到水边。初六位卑力弱,是阴柔软弱之才,不具备一飞冲天展翅万里的条件,又处于渐卦之始,只能渐到水边,但没有入水,处于没有安定环境或处境状态(大雁是水禽,入水才能有食宿),但是初六能力太弱不能深迸。

“小子”是指普通百姓,易于因为蒙受言语中伤而出现危险或困难,这里是比喻初六就是位卑力弱的小老百姓,哪怕语言中伤都能带来危险,形容初六处境困难且脆弱。

爻辞这里其实是在告诫初六不必去在意人们这些谗言恶语,关键要认真地审时度势,渐进不燥,只要进身以正,不违礼义,自然就可以获得最后的成功,言语相伤什么后果也不会有,只要不在意。而初六只能这样做,因为以阴柔之才,身处其下,要想上进,绝对不能急躁冒进,急于求成,而要循序渐进。如果初六用刚急进,就会欲速而不达,甚至还会招致咎害。



黄寿祺先生说:渐卦卦辞拟取“女归”为象,而六爻则取“鸿”为喻,其义理上有何关联?李鼎祚曰:“鸿,随阳鸟,喻女从夫;卦明渐义,而爻皆称鸿焉”。何楷曰:“六爻皆取鸿象,往来有时,先后有序,于渐之义为切;而婚礼用雁,取不再偶义,又于女归之义为切也,故爻皆取鸿象。”故“女归”“鸿飞”之象虽不同,其于渐进之义则完全一致。

六二:鸿渐于磐,饮食衎衎,吉。

大意:六二阴柔中正,上应九五,就像大雁飞栖于磐石之上,呼众相聚,和乐相处,安然得食,所以获吉祥。(磐,安稳山石。衎衎,音看看,和乐貌)

象曰:饮食衎衎,不素饱也。

大意:《象传》说:六二居位中正,近承九三,远应九五,遇合以道,就像臣事君而得禄养,居得其所,食得其宜,像大雁呼众相聚,和乐相处,安然得食,但是六二不是尸位素餐,空饱饮食混饭吃的,是靠功绩获得的。

传统解释:

六二柔顺中正,循序渐进,以中正之德,上应九五中正之君,进而平安,有渐远于水,进于磐石而益安之象,所以吉。

初六只是“鸿渐于干”,六二更进一步,已是“鸿渐于磐”,渐进于磐石之上,获得安稳之所,这是比喻六二本无禄养,进而得之,当然欢乐。这样六二的地位的巩固已如磐石之安,有吃有喝,欢乐相畅,自然吉祥如意。不过,六二并不是无功受禄,“不素饱也”就是不白吃饭,这就说明六二依靠自己的升进之功获得如此荣禄的。

六二为阴柔居中之臣,谦恭自抑,忠心不二,上应九五阳刚之君,以阴辅阳,克尽臣道,治理得国家如磐石之安,以功受禄,当然不是白吃饭。孔子担心人们会误解爻义,特在《象传》中加以指明。

九三,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利御寇。

大意:九三处于下卦艮(山)之上,刚健得位,有大雁渐飞栖于陆地平原之象,但是上无应,以致于失去刚柔互济的支持依靠,所以只能进而与六四相比,欲求阴阳投合而相得。但是六四乘刚,九三以阳承阴,二者不合之至,必然相冲,以致有夫出征而不复返乡,妇怀孕而无颜生子之难,所以有凶灾。所以告诫九三慎用其刚,以刚御寇,不可强进,则凶灾可避。(陆,高平之地。水鸟渐陆则失其所依。夫征不复,妇孕不育,比喻三四相比,以阳承阴,不合之至。夫,指九三。妇,指六四)

象曰:夫征不复,离群丑也。妇孕不育,失其道也。利用御寇,顺相保也。

大意:《象传》说:九三亲比于以阴乘凌的六四(阴乘凌于阳是不好征兆,比喻次序颠倒,人伦混乱),而远离于初六、六二这些顺从九三所匹配之同类,所以九三就像岀征的丈夫不复返乡,因为离开同类。六四有违夫妇相亲之道,导致怀孕而无颜生子。而告诫九三应慎用其刚,以刚御寇,则在告诫其不可刚亢躁进,应当与其同类和顺相保。(丑,类,指初六、六二两阴)

传统解释:

渐卦六爻中,唯有九三言凶。陆是平原,九三在下卦艮之上,是进至于陆之象。九三以刚阳之质居于阳位,是阳刚上进者,过于刚猛激进,又处渐进之时,于是刚亢躁进,失渐之正,一失到底,不知回头是岸。但是九三上无应援,所以应当安处平地,守正以俟时,才能得渐之道。

但是六四阴柔在上而密比,为九三所悦,九三阳刚在下而相亲,为六四所从,而九三与六四不成阴阳相应的近邻关系,六四乘凌九三,是不正常的人伦颠倒关系,而却相比无间,互相投合,而远离顺从追随的初六,六二这些可以互相帮助的伙伴,所以会有“夫征不复,妇孕不育”的凶象,也即丈夫被征招一去不回,乐于邪配,妇失贞,非夫而孕,不能生育,故不育也。这是比喻见利忘义,贪进忘旧。

《易经》体系中,震卦是长子,巽是长女,所以长子长女相随(长子在上,长女在下,男主外女主内,上震下巽)就是就雷风相与,是恒卦;艮卦是少男,兑卦是少女,少男少女相随就是山泽通气,是咸卦;这两卦都是夫妇之象,都是男主外,女主内。渐卦中爻九三、六四互坎离(也即九三,六四,九五形成坎卦;六二,九三,六四形成离卦),坎卦是中男,离卦是中女,亦是夫妇之象,但男在下,女在上,但是坎离是水火之象,而且水在上,火在下,必然变易冲突,所以如果九三不能守住自己,妄动失位,则有不复、不孕之象,这不是正常夫妇之道。

《象传》“夫征不复,离群丑也”是指九三叛离了自己的同类,投身邪配,成为独夫。

“妇孕不育,失其道也”是指夫妇相亲之道,只有合礼义才得孕育子嗣,但九三却与六四露水苟合,私情相悦,以至虽孕而不育,必凶无疑。

这里的爻辞是要守正自持的人要以九三为戒。

不过九三是阳刚得正之爻,如果能够谨慎运用其刚其强,渐进不亢,不为淫邪所动,这样则有利于以其刚强来防御强寇(一切非理而至的行为都是寇)。如此,就可以避免那种“夫征不复,妇孕不育”之凶,所以爻辞特意从正面告勉说“利御寇”。

“顺相保”是指九三如果能够谨慎自守,与初六,六二刚柔互济,互相帮助,就会使强寇无所乘,不但御止其恶,自守以正,所以说是相顺相保(与其同类和顺相保)。这是比喻异体和好,顺而相保,物莫能间,所以“利御寇”。

黄寿祺先生说:九三居位虽正,然过刚不中,躁进必失,故爻辞以凶设戒,并谓若能取柔济刚,守渐有道,必可化凶为吉。故李光地曰:九三惟能谨慎自守,使寇无所乘,则可以救其过刚之失而利。”

六四,鸿渐于木,或得其桷,无咎。

大意:六四阴柔得正,上承阳刚九五,渐进不躁,就像大雁飞上树梢,虽然违反常理(大雁是水禽,无法抓牢树枝,所以栖息于树上是反常的),但是因为九五照应,能够暂时栖止于平柯之上,所以获无咎。(桷,音掘,树木枝间之平柯)

象曰:或得其桷,顺以巽也。

大意:《象传》说:六四柔顺得位,居上卦巽之初,个性温顺,态度谦逊,上承九五、上九二阳,受到刚柔互济照料,能渐进不躁。就像大雁飞上树梢,暂时栖止于平柯之上。

传统解释:

大雁是水居之鸟,脚趾是连着的,不能握枝,无法栖居于树上,现在六四“鸿渐于木”,到了不该到的地方,处境当然险恶。也即六四以阴柔乘凌九三阳刚之上,上面又没有援应,就像大雁上树,摇摇欲坠,所处非安稳之地,居于不当居之处,所以爻辞以大雁栖居髙木之上为喻,说明他身处危境。

“或得其桷,顺以巽也”是指六四居位柔正,以阴居阴,处得其位,又处上卦巽之下,柔顺谦逊,有柔顾之德而又能渐进不躁,谦逊待人,又上承九五上九之阳,能够刚柔互济,所以虽处险恶之境,也可转危为安,宛如大雁栖于高木,如果能够获得一根横平之柯,自然也就居位稳当,平安无事。

所以六四能够转危为安,是因为他以阴居阴,又处于上卦巽卦之中,有巽顺之德,既善干行权,又处事灵活,所以才能逢凶化吉,变有咎而为无咎。

九五,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

大意:九五阳刚中正,高居尊位,就像大雁飞栖于山陵之上。九五虽与六二相应,但是九三、六四阻隔,阴阳不能相配,就像有妻子多年不孕之象,然二五正应,终将会合,非外物所能阻扰,所以获吉祥。(陵,山陵,艮上为陵。妇,指相应的六二。三岁,比喻多年)

象曰:终莫之胜,吉,得所愿也。

大意:《象传》说:九五与六二相应,虽中有九三、六四阻隔,但终将会合,非外物所能阻扰,最终获吉祥,所以九五最终能遂其与六二阴阳应合的愿望。

传统解释:

九五取象于“鸿渐于陵”,陵是高岗,这是大雁所能栖息的最高处了,象征君王之位,所以这也是渐进的最高境界。九五以阳居阳,而且居中得正,有中正之德,这也是渐进所要具备的最好条件。

九五与六二之间是阴阳正应,六二好像一时未得九五之合,因此六二竞然多年未能怀孕,这是因为九五与六二之间还隔着九三和六四(三比二、四比五,都是隔其相应),九五是经过长期的斗争,克服重重阻力,才达到与六二相合的目的,从而完成渐进之功,阴阳相合,最终吉祥。

《易经》系统中,爻的阴阳相应有一定之位。初与四应,二与五应,三与上应,就像一夫一妇的关系不可乱。

黄寿祺先生说:九五、六二两爻,有居中守正之象,因此并获吉占。华学泉曰:“二不轻进,五不轻任,相需之久,相信之深也。”

上九,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吉。

大意:上九高居渐卦极位,但是却退居于无位之地,就像大雁飞越山陵,而退栖于山下的陆地平原。行其道而不计其功,高洁可法,其行为足以为世人表率,有如大雁羽毛,光洁亮丽,堪为仪饰,所以获吉祥。(陆,上九之陆即九三之陆,指上九退回山下的平原)

象曰:其羽可用为仪,吉,不可乱也。

大意:《象传》说:上六虽已去位,但是仪型犹在,可以立典范而善风俗,卓然不可乱,也即上六的行为足以为世人表率,就像大雁羽毛,光洁亮丽,堪为仪饰,而获吉祥。

传统解释:

九三说“鸿渐于陆”、上九也是“鸿渐于陆”是因为上九与九三都与处卦上(上九处上卦之上,九上处下卦之上)。也即上九从山巅最高位回到平原,是渐进的过程,到此已是登峰造极,从绚烂归于平淡,形容进取高洁,不累于位。

上九处巽卦之上,以阳居阴,为人谦卑柔顺,而且失其正位,这使得上九更不愿高高在,而欲超然于进退之外,听以爻辞才说“鸿渐于陆”。

“其羽可用为仪”是指上九德行可为风范(也即上九超然物外,志存高洁的风范),羽是德行的比喻说法,仪指的是风范。

《象传》说“志不可乱也”是赞扬上九头脑清醒、心境高洁、不贪恋禄位的志向。

尚秉和先生说:上九居无位之地,然年高德劭,足以为人表率,其志卓然不可乱,位虽穷而用无穷,所谓积渐大成,仪型万方,光照人寰也。

儒家认为:君子之进,自下而上,由微而着,跬步造次,莫不有序,无所不得其吉也。故上九虽居穷高,而可为仪法者,以其有序而不可乱也。所以六二居有用之位,有益于国家,非素饱者;上九居无位之地,亦足以为人表率,而非无用者;六二志不在温饱,上九志卓然不可乱。


小结:渐卦核心思想就是说明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循序渐进道理。卦辞以女子出嫁比喻,说明循礼渐行可获吉祥,六爻以大雁渐飞比喻,由近渐远、由低渐高,与卦辞遥相呼应。

渐卦六爻还特别强调以阴阳相合为佳,所以初六无应,有“小子厉”;六二应于九五,所以稳如千年磐石,且对国家有用,能够正邦国;九三失应,一派叛离失贞之象;六四虽无应,但或许能上承九五之阳而得一可居枝柯;九五历经险阻,终于与六二相合,获得吉祥;上九失位,但是居于谦恭的极处,以阳居阴,谦逊柔顺,获得超然于进退之外的贤良操守,堪为人效法。

其中最特殊的是九五,由于九三与六四的阻碍,使他暂时不能遇合六二,但是九五这样的刚猛之人以自己柔顺中正的高贵品德,从容待时,不急于进,不急于求成,耐心待时,最终克服重重困难,获得吉祥,这是“渐”义的充分的体现。



二、牵强附会--拔苗助长的顾雏军

顾雏军,1959年生于江苏扬州,江苏工学院动力工程系77级本科毕业,1984年天津大学动力工程系硕士毕业,前天津大学老师,1988年9月发明格林柯尔制冷剂。据顾雏军自己介绍,1988年他在美国的《能源》上发表了论文《一个新型热力循环的研究》,突破了传统的卡诺循环理论,被国际工程热物理学界命名为“顾氏循环理论”,以此理论发明了格林柯尔无氟制冷剂。但学术界认定顾氏循环不成立,顾雏军是在“哗众取宠、糊弄外行”。他的研究生导师吕灿仁直接指出:“顾氏循环是骗人的,只是只是劳伦兹循环的重述”。但顾雏军对批驳者提出了“侵害名誉权”的指控。

顾雏军曾任格林柯尔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顺德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和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1989年下海经商(在惠州用自己专利顾式制冷剂技术生产小康空调,据说盈利1亿元,后来被惠州技术监督局认定质量不过关而停产,远走美国);1990年在英国成立首家顾式制冷剂分销公司;1993年业务拓展至美国;1995年成立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在天津建立制冷剂厂);1998年在北京和深圳成立格林柯尔工程公司;1999年在湖北和海南成立工程公司;2000年7月格林柯尔在香港创业板上市,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非氟利昂制冷剂的生产厂商之一(融资5.5亿港币。上市后顾雏军套现3亿多,又分红1亿,这就是收购科龙5.6亿资金来源);2001年底,顾雏军控股科龙电器(前身是华宝空调,被容声冰箱收购后改命科龙);2003年5月,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然后连续收购吉诺尔、上菱电器、阿里斯顿、中山威力等非上市企业,占中国冰箱制造业25%的产能;2003年11月,顾雏军收购亚星客车60.67%的股份;2004年4月,收购襄轴股份29.84%的股份,收购了法国汽车配件商Tomkins,又收购英国汽车设计公司LPD。

显然这是一种拔苗助长,因为收购速度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消化战果,结果蛋白质就会成为毒药。

所以顾雏军是中国商场上拔苗助长的典型例子,老梦想蛇吞象,结果被大象把肚子撑破了。2005年9月顾雏军正式被捕,2008年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被判12年执行10年,并处罚款680万元。(虚报注册资本最高量刑为有期徒刑五年;提供虚假会计报告最高量刑为有期徒刑三年;挪用公司资金最高量刑为有期徒刑十年;侵占公司财物最高量刑为有期徒刑五年)

2005年7月29日下午,顾雏军在北京首都机场被抓(据说是当时任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郑少东安排人抓的,不过郑少东后来东窗事发,因为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案件查处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26万余元,被判死缓,在狱中企图自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随后一年多时间里,包括香港格林柯尔在内的“格林柯尔系”冰消瓦解(2007年4月被香港创业板上市委员会注销上市地位;天津格林柯尔也于2007年4月被法院将其位于天津经济开发区的7万多平方米主厂房以5600万元价格拍卖);尚未完成收购的襄轴宣布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亚星汽车和美菱电器分别被当地政府以诉讼和回购等方式收回股权;海信收购科龙电器。

实际上顾雏军早就已经知道,退出科龙是唯一的结局。不过他以为自己愿意出让科龙股权就算是跟XX“摆平”了此事。

检方认为的犯罪理由是:

1、虚假注资:2001年11月,顾雏军为收购科龙电器法人股,成立了注册资本为12亿元的顺德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其中,顾雏军无形资产出资占注册资本总额的75%,而当时公司法规定无形资产出资不得超过注册资本的20%;2002年4月,顾雏军通过来回转账的方式制造了天津格林柯尔向顺德格林柯尔投资6.6亿元的假象,并提交虚假资料通过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这是目前中国企业界较为普遍的现象,一般也能得到地方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帮助)

2、做假账:2000年和2001年,科龙电器连续两年亏损,被证交所戴上“ST”的帽子。为防止科龙电器在2002年继续亏损而退市,2002年至2004年间,顾雏军加大2001年的亏损额、压货销售、本年费用延后入账、作假废料销售等方式虚增利润,科龙电器2002年、2003年公布的虚假财务报告显示,其利润分别达1亿余元、2亿余元。  

3、挪用资金:2003年,顾雏军为收购扬州亚星客车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筹集8亿元的现金出资,以江西科龙、江西格林柯尔为操作平台,调拨8亿元资金经天津格林柯尔转入扬州格林柯尔。2005年3至4月间,在未经扬州亚星客车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要求扬州机电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将应付给亚星客车的股权转让款及部分投资分红款共6300万元支付到扬州格林柯尔的账户。

但是抓捕顾雏军不是上述罪名,而是侵吞国有资产和证券违法,所以法院也一直无法解释是否有人陷害的原因。所以从被捕到判决,顾雏军始终不承认自己犯了起诉书中的任何一条罪名,并一次又一次地对外声称自己是被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阴谋陷害,并且在庭审期间以绝食相逼,要求法庭向媒体公开庭审内容及自己的举报材料(顾雏军认为自己被“陷害”的理由并不存在于公诉方的起诉范围之内,而是早在2004年底由广东省证券监管局出具的一份询问函,调查科龙电器是否从广东发展银行开出一份2.76亿美元的担保函。并因此引起多家银行对科龙收缩信贷,以及中国证监会于2007年5月10日对科龙正式立案调查等一系列事件。而子虚乌有的2.76亿美元担保,正是“利益集团”为了让科龙资金链断裂的手段)。

顾雏军举报材料中也提到格林柯尔进入科龙以后,上交政府的税收从2001年的2.1亿元持续增加,从2002年的3.5亿元、2003年的4.5亿元增至2004年的5.6亿元(2004年科龙电器亏损6000余万)是被迫的(收购科龙,地方政府要求由格林柯尔承担政府担保的巨额债务,同时保证科龙电器的税收增长,收购科龙是因为顺德政府要套现退出)。

其律师认为:

“挪用资金”一项罪名判处的刑期为8年,但是证据相当牵强,法律也不清楚,而且现行体制和法律下,将上市公司资金转入其他公司也是法人行为,并没有流到自然人手中,就够不上挪用资金罪,是民事行为;

在“虚报注册资本”罪名下,顾雏军以个人专利使用权评估为9亿元,但是在当时无形资产出资突破25%是有依据的,工商部门也是认可的。而且无形资产出资,涉及到知识产权评估、企业注册资本管理等一系列尚存争议或处于变动之中的法律规定。而且实际上政府是是允许企业“先上车,后买票”;

在“违规批露、不批露重要信息”罪的调查过程中,由于现行会计准则对家电行业通行的“压货”没有清晰的会计处理准则,因此对于“常规”和“非常规”压货难以区分,商家包销等方式很正常,不存在签假合同虚构利润,即使签了合同后全部退货,也是合法有效的正常市场行为,亦难以分辨其是否构成“虚假销售”;

实际上上述问题都涉及到现存法律和市场制度中的大量“规则边界”问题。政治对头,就是改革先锋,政治不对头,就是罪犯。

“虚报注册资本”的判决显示,尽管地方政府“配合”了顾雏军在企业注册过程中的违规操作,但是对于这种行政干预,法庭判决并不予以司法支持.

而在全案的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所提供的22个司法会计鉴定报告,由于违反法定程序,被法庭认定全部无效(指证顾雏军有罪的只有22个有顾雏军签字的书证,但是明显是找了一个顾雏军的一个签字和一张汇款批准单放在一起复印合成的伪证。其伪造之处十分明显。顾雏军庭审时,向法官指出了这22份书证的签字全部都是伪造的。法官转过来问公诉人怎么回答,公诉人回答说,我们也没有说这就是顾雏军的签字,我们只是提供这个证据给法官看看而已,法官既不追究这些伪证的来源,更不追究制造这些伪证的人的法律责任,就这样过去了。甚至22份司法会议报告的鉴定人都没有司法会计资格证书,在被告律师要求公诉人出示鉴定人的司法鉴定会计鉴定资格证时,说没有。结果法官终于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在一审判决书中宣判这22份司法会计鉴定报告全部无效)。

而在公诉方起诉的四项罪名中,预期量刑最重的“职务侵占罪”,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被法庭不予认定。

所以很说明问题。

据说当广东省和全国工商联代表到广东佛山南海区看守所要顾雏军签字转让科龙电器的股权时,顾雏军要求先办理取保候审之后再签科龙股权转让协议,顾说,他可以坐在南海看守所大门的台阶上签这个转让协议,广东省要求先签股权转让协议,再办取保候审的手续,双方不肯让步。两个多星期后有一天,全国工商联黄孟复主席派全国工商联执行副主席谢伯阳来南海看守所会见顾雏军,带来口信,“要相信政府,不要用科龙电器的股权转让要挟取保候审,让顾雏军显示一下我们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风度。”

当场,顾雏军就把科龙股权转让协议所需的十六个签字都签完了,并且当场手写一封辞去科龙电器董事长的辞职信。

自顾雏军签了科龙股权转让协议之后,全国工商联法律部的人每半个月就像有关部门申请一次顾雏军及其同事的取保候审,都失败了。当顾雏军的律师李贵方在北京得知顾雏军在科龙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后,叹了一口气,说了三个字“他完了”。

当然顾雏军倒霉实际上还是咎由自取,过于着急,过于急功近利。当时在电视台的豪言壮语至今还历历在目:“我唯一不缺的就是钱”,“钱不是问题,只要有好的项目我会毫不犹豫买下来”。
 
顾雏军其实运作体系并不复杂,他通过其个人全资公司Greencool Capital Limited(注册于英属处女群岛,非上市公司)控制三大产业:制冷剂,冰箱和客车。制冷剂产业包括位于天津的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和在香港上市的格林柯尔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冰箱产业包括顺德格林柯尔公司(非上市公司)控股下的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和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客车产业包括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控股的扬州亚星客车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和襄阳汽车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
  

收购主要采取杠杆收购(负债收购)。从报表看收购科龙,收购美菱,收购亚星,收购襄轴,投资南昌工业园,投资安徽格林柯尔,顾雏军整个花掉了41亿人民币左右。但是南昌工业园投资3.6亿美元并未实际投入,所以实际使用资金只有9亿多人民币。

顾雏军收购对象都是经营困难,且政府准备退出套现的企业,科龙、美菱、亚星、襄轴无不如此。

例如科龙电器2000年年报显示其亏损已达6.78亿元,顺德市容桂镇政府准备套现脱身,2001中期报表显示,科龙销售收入和利润继续下跌,与2000年同期相比销售收入下跌9。8%,纯利急降85%,每股盈利0。02元。中报发布当日,该公司在香港股价下跌12%。

再例如美菱电器2001年,美菱电器亏损3亿多元,业绩一路下滑。

再例如亚星客车业绩从1999年一路下滑,直至2003年被收购前每股收益跌至-0.78元,息税前利润为-1.4亿。2003年一季,亚星客车合并报表显示,主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38.69%和43。95%。

再例如ST襄轴从1999年开始业绩也一路下滑,每股收益和息税前利润都为负值。
  
顾雏军在收购过程中一般都要承担原来控股股东债务,替人家买单。

例如在收购科龙电器时,顾雏军向政府表示,如果让他收购,容声集团欠科龙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当时容声集团欠上市公司12。6亿元的债务),容声集团可以其拥有的“科龙、容声、容升”注册商标的专用权的转让价款64400万元,以及土地发展中心拥有的39961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转让价款中的人民币21339。71万元用于代容声集团归还容声集团欠科龙公司的欠款,科龙电器同意免去容声集团的资金占用费5043。66万元。

收购美菱电器也是如此,美菱电器以其42725.09万元的应收款、集团公司对股份公司10110.53万元的债务、洗衣机公司对股份公司30918.49万元的债务受让集团公司拥有的位于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934984。67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及洗衣机公司房产和附属设备。

当然顾雏军并不傻,不会当雷锋。他给原来大股东(一般是政府或政府下面的国企)收拾烂摊子,抹平债务,堵塞漏洞,当然是有交换的。就是帮助他想办法做业绩来消化收购成本,羊毛出在狗身上,让股民买单。

而做业绩,当然是必须做假账的,一般是大幅拉高收购当年费用,形成巨亏,为将来报出利好财务报表留出腾挪空间。

例如科龙电器2001底针对容声集团对上市公司的8.6亿元的欠款,出于稳健性原则,ST科龙按20%的比例提取了应收账款准备金1.72亿元,一次亏够,同时,股市做出负面回应,股价应声下跌。然后净利润由2002年10127.70万元增至2003年的20218.02万元,每股收益是0.2025元,股价回升,效果明显(根据科龙2002年的财务报表,可以发现,在2002年,科龙公司坏账准备转回约0.5亿元,存货减值准备转回约2.12亿元,冲回广告费7900万元,维修费拨备相对2001年度减少计提约5000万元;合计约3.9亿。那么如果2001年没有这些坏账准备,存货跌价损失准备和广告费用、维修费用照常提取,科龙2002年还是亏损)。

再例如美菱电器2003年报亏1.95亿(第一次亏损),管理费用及经营费用迅猛上升(2002年末期,公司管理费用是0.49亿元,2003年达到1.56亿元;经营费用也由2002年的1.86亿上升至2003年的2.23亿元),股市随即下跌。然后第二年盈利,股价回升。(其实仔细分析报表,与科龙情况一样,都是做账做出来的)

再例如亚星客车2003年12月15日公告亏损1.48亿(2002年的盈利是2229.65万元,业绩首次报亏)。每股亏损0.78元。管理费用由2002年0.42亿元上升至2003年的1.02亿元,翻了一番。经营费用2002年是3200万元,2003年则增至5260万元,股市随即下跌。然后第二年盈利,股价回升。(其实仔细分析报表,与科龙情况一样,都是做账做出来的)

而且顾雏军扩张的钱都是借鸡生蛋来的,利用了科龙电器的现金流而不只是其他。例如,科龙电器2003年主营业务收入为61.7亿元,科龙的经销商都是先付款后提货,而在供货商科龙可以拿到30天到90天的账期。以60天的平均账期来计算,就有10亿元的现金一直留在科龙的账面上(61.7/360×60)。所以科龙是可能提供现金的。

中国证监会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查出顾雏军涉嫌通过伪造身份、虚假注资、造假账、诈骗国家土地等八项犯罪手段,侵占、诈骗、挪用科龙资金总额高达34.85亿元。而科龙聘请毕马威的调查结果显示,科龙与格林柯尔之间非正常的现金流达到75亿元,至少给科龙电器造成5.92亿元的损失。

顾雏军的悲剧其实他自己说得很清楚:“我买的都是坏公司,谁也不要的,我弄好了之后谁都想抢着要。”他不给,人家就要抢。

有人劝他不要这么强硬,应该多拉拉关系,他眼皮一翻,请他们吃饭?我把企业搞这么大,税收、就业增加这么多,应该他们请我吃饭!

注明: 本文转自豆瓣wxmang,如分享并转载,请注明转载出处,谢谢!

0

主题

0

精华

1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4-22-2017 01:30 P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帮顶ustcwmin~~~顺便拿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17

主题

164

精华

3414

积分

神级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4
发表于 4-24-2017 10:07 A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帮顶ustcwmin~~~顺便拿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