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14|回复: 3
收起左侧

[留学生活] 吴军:我对年轻人第一份工作的建议 | 发现好学校只教一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1-2018 1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万紫千红 于 6-12-2018 12:00 AM 编辑

文 / 吴军,计算机科学家,硅谷投资人,《浪潮之巅》、《文明之光》等畅销书的作者。曾先后供职于谷歌和腾讯,是谷歌中、日、韩搜索算法的发明人。


1 永远不要捡便宜货

不知道你是否参加过拍卖会,我过去经常去。对于自己喜欢的收藏品,我愿意出的价钱一般是它们市场价的2倍。你可能会问,这样不是亏了么?

我是这样考虑的,与其为了省钱或者为了拿到公平的价格买一个东西,回去总是觉得有点缺憾,不如心疼一次,回去后让自己长期满意。拍卖品不同于商店里的商品,总是有很多件等着你,它们总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因此对于真正有意义的物件,我宁可出个高价。

我在投资时也是这个原则,永远不要捡便宜货。我不在意一个公司今天的股价是多少钱,或者估值是多少钱,而在意它是否足够好。巴菲特讲“要用一个合理的价格购买一个好的公司,不要用一个便宜的价格购买一个平庸的公司”,也是这个道理。

2 杀鸡一定要用牛刀

作为曾经担任过两家明星IT公司高管的人,不妨分享一下我的招人哲学。

首先,对于非常重要的岗位的人,我会开出一个比市场价高一倍的薪水。这样就是由我来挑选最好的人,而不是让最好的人在几家公司中作比较了。在谷歌和腾讯,靠这种方法,我们聘请到了行业里数一数二的精英,事实证明他们能够完成一般人完不成的奇迹。

2004年,谷歌想做机器翻译,主要的倡导者弗朗兹和我都是做语音识别的。我们发现如果从头研究这个新问题,恐怕没有任何优势,可能永远超不过IBM等公司,怎么办呢?我们就问自己,世界上谁做这个最好?答案很清楚,那就是当时在南加州大学任教的奥科博士。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我们找到奥科博士,给出一个远远高于他期望值的薪酬和股票福利包,而且答应他来了以后由他做负责人,弗朗兹等人都向他汇报。为了进一步让他满意,我们告诉他一定要在公司提交上市申请报告的当天来报到,因为那时候股票的价格非常低,然后,允许他请长假,回到大学将那一学期的课继续教完。最终,奥科博士放弃教职,进到了当时只有几千人的谷歌。

谷歌很多改变世界的项目,都是这么做出来的。谷歌在工程上成功的奥秘,其实就是一句话,“杀鸡一定要用牛刀”。今天,阿里巴巴也在学谷歌的这种做法。

之前在介绍工程师的分级时讲过,世界上人和人的差别常常是数量级的差别。对于关键岗位上的人,用一个一流的人和用一个三流的人,结果会大不相同。为了引进这个一流的人,而且让他能够安心为你做很长时间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一个高出预期的待遇。

3 第一份工作不要太在乎工资

当然,这种关键职位对于一个公司来讲,是非常少的。对于大多数员工,我们不会给予比任何市场价更高的待遇,有时给的待遇可能比竞争对手还要低。

读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你这不是欺负人么?还真不是。我虽然不提供更高的薪酬,但是会给年轻人更多的成长空间,对于真正有志之人,会更看重后者。讲到这里,就要说回到今天的主题了,我对年轻人第一份工作的建议。

几乎没有人靠第一份工作的工资发财。如果大家能够认清这个现实,就能体会第一份工作是否多20%的工资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在那个阶段挣多少花多少。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今天,一个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到最好的公司去,一年能拿到30万年薪就算不错了。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会认可这是一个高工资,但是如果谁想靠这个工资攒钱在北京好的学区买套还说得过去的房子,门儿也没有。

30万的年薪虽然看上去不少,但是扣除掉税和社保等费用,1/5就没有了;租房子吃饭,恐怕又花掉了1/5;交个女朋友,给她买点礼物,两个人出去玩玩,又去掉1/5(如果男生舍不得花这1/5,我建议女生不要和他在一起);逢年过节孝敬一下父母,自己再有点小爱好,可能又花掉10%。算下来,如果能攒4、5万,已经算是非常会过日子了。

现在,假如他毕业时,有另一家公司愿意每年多付给他5万,那么他是否会将税后所得全部攒起来呢?

恐怕不会。

他不过是把原来送给女朋友的小米手机,升级成现在的苹果手机,原来给她买美宝莲的化妆品,现在升级为兰蔻或者资生堂的,同时每年还多花了两万租房子的钱,如此而已。就算他非常节省自律,一年能多攒点,每年也就能攒7、8万,不过是北京一般地区一平米的房子价格,而房价的上涨速度是超过工资上涨的。

因此,这位经过16年寒窗苦读,从名校毕业,自视甚高的天之骄子,一辈子连一套房子也买不起,这就是现实。在硅谷也是如此,只有10%多一点的人有自己的住房,比例比北京还低,多少从斯坦福和伯克利毕业的人到了快40岁还在租房子住呢。

4 第一份工作必须让你极快地成长

人的第一份工作很重要,它必须能帮助你在10年后挣到同龄人或者同班同学3-5倍的收入,这样你才能在北京买得起房子。因此,第一份工作必须是能够让你极快速地成长,养成良好的职业习惯,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全行业,而且你也需要主动获得尽可能多的成长。

在IT行业里做工程的人会有这样的体会,大学毕业去了谷歌或者微软的,只要愿意学习,3年后工程能力都很强;去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的人,就要差不少了,因为前者非常注意培养人,而后者不注意。当然去了其他公司的情况可能更差。

3年后,如果从微软跳槽到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可以拿非常高的薪酬,就一下子实现了比同班同学工资高一倍的目标。在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如果这个人愿意学习,有一颗开放的心,在接下来的3年里,他会进步很快。如果他能够一直以这样的态度去做事情,10年下来,比同班同学的收入多个3、5倍完全是可以达成的目标。

如果运气好,也足够努力,他就可能成为那些我们愿意出双倍价钱请的人。靠走职业道路发财的人,都是这一类人。这些人将来如果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比其他人也高很多。

当然,很多人会说,你说的这些公司和大学,我连做梦都梦不到,怎么办呢?这里我只是用大家熟知的名词举例子而已。每个人有自己的起点,自己和自己比,和与自己同条件的人比,只要做到每过几年上一个台阶就够了。

反过来,如果第一份工作看似挣钱多一点,什么都没有学到,什么机会都没有,10年做下来,这个人可能会还是在原地踏步。

我在腾讯面试过一些从清华北大毕业、到外面混了一圈的人,发现他们不但水平比应届毕业生高不了多少,还养成了一堆坏毛病。在谷歌时遇到的情况也类似。每年总会有些不错的候选人获得了我们的薪酬福利包,却没有接受。3、4年后他们又跑回来重新面试谷歌的工作,我问他们当时为什么不接受职位邀请,他们通常都是说,雅虎或者微软多给了20%的工资。

当然,通常我们还是会招这些人进来,但是到了谷歌之后,他们的职级可能就比同班同学低了一级。在美国,大部分人通常一辈子只能被提升两次,在谷歌这样的企业最多多一次。如果毕业后几年,职级就比同班同学差出一级,即使多挣了点钱,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何况一旦在第一份工作中养成坏习惯,要影响自己一辈子的发展。

最后,你或许要问,如果每个人都往那些收入低一点、但是非常好的公司挤怎么办?这一点你还真不用担心,我发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在乎20%工资的人要比注重自己成长的人多,因此就给有志气的人留下了机会。


另一篇

前腾讯副总裁为女儿访遍英美名校,发现好学校只教一件事


曾任腾讯副总裁的著名搜索专家吴军因为女儿申请大学的原因,走遍了英美两国的名校,并将考察心得总结成了一本书——《大学之路》。

吴军认为,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起跑的优劣无关紧要,笑到最后的都是一直在跑的人,也就是一辈子都在学习的人,这也是英美名校给学生的最核心、最重要的教育。

因为女儿吴梦华申请大学的原因,吴军陪着女儿走遍了英美两国的名校,包括牛津、剑桥、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耶鲁、麻省理工、加州理工、宾夕法尼亚、约翰·霍普金斯、卫斯理学院、杜克大学、华盛顿大学,这其中既有常春藤名校又有著名的文理学院。

考察过程中的发现、感触,加上吴军本人求学、从事教育的经历、思考,促使他写成了一本书《大学之路——陪女儿在美国选大学》。

1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输赢不由起跑线决定

吴军的弟弟吴子宁也是清华毕业,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在工作后的十几年中,获得了140多项美国发明专利,目前是世界上一家很大的半导体公司的CTO。

于是,经常有人向吴军的父母求教育儿经,但吴军的爸妈并没有什么“秘笈”,给出的答案通常令人失望——全是中国家长早就知道、已经在做的那套,比如“教孩子好好读书”之类的。

吴军和弟弟也是很多年之后才想明白了爸妈的“教育秘方”。

吴军的父亲因为家境问题,没能上一个全日制的正式大学,只能利用在大学工作之便,一门一门地补习大学课程。他学习了一辈子,非常努力地做科研,得了很多国家发明和科技进步奖,最后,居然在一个极为看重文凭的大学里被升为教授级研究员。

在吴军的印象里,父母晚上从不应酬,也不看什么电视,总是非常有规律地学习。现在,吴军的妈妈快80岁了,依然每天坚持学习。

吴军兄弟认为,父母的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们,让他们养成了终身学习的习惯。而这一点,至关重要。

在吴军看来,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起跑的那一瞬间道路是非常拥挤的,但跑完1/4以后,选手们的距离就拉开了,起跑时占得的一点点先机此时已荡然无存了。

“很多中国的家长都在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因此他们会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尽可能地抢位子。但其实,成功的道路并不像想象得那么拥挤,因为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路上,绝大部分人跑不到一半就主动退下来了。到后来,剩下的少数人不是嫌竞争对手太多,而是发愁怎样找一个同伴陪自己一同跑下去。因此,教育是一辈子的事情,笑到最后的人是一辈子接受教育的人。”

吴军和弟弟都把他们今日的成就归功于不断学习。回顾过去,他们发现中学、大学时期,有很多很有竞争力的同学,但到了博士毕业以后,还能坚持学新东西的人就不多了。“一些过去比我们读书更优秀,在起跑线上抢到了更好位置的人,早已放弃了人生的马拉松,我们能够跑得更远,仅仅是因为我们还在跑,如此而已。”

2 名校为啥奉行通识教育
因为它能让你有能量一直跑下去

吴军提到,美国名校普遍认为大学教育分两个阶段:以通识教育为主的本科阶段,和以专业教育为主的研究生阶段。而本科阶段,学生们应该学“大行之道(Universal Knowledge)”,而不是“雕虫小技(Skills)”。

正如约翰·纽曼(John Henry Newman)在《大学的理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一书中所说的:“先生们,如果让我必须在那种由老师管着、选够学分就能毕业的大学和那种没有教授和考试、让年轻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互相学习三四年的大学中选择一种,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为什么呢?我是这样想的:当许多聪明、求知欲强、具有同情心而又目光敏锐的年轻人聚到一起时,即使没有人教,他们也能互相学习。他们互相交流,了解到新的思想和看法、看到新鲜事物并且掌握独到的行为判断力。”

在很多英美名校,本科生所学的专业知识要比中国学生少,但知识面却要广很多,社会经验也更丰富,综合能力(写作及表达能力、科学素养)更强,这正是通识教育的目的和好处——让学生了解世界、拥有应付复杂生活的本领和实现自我价值的信心,而这,会给学生的人生长跑带来持久的后劲。

美国曾统计过各大学毕业生的入职年薪,前10名,除了工科较强的斯坦福和以商科见长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是综合性大学之外,其余清一色是理工大学,如:麻省理工、加州理工、佐治亚理工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常春藤名校都不在其列。但对比15年后的薪资情况时,那些以通识教育见长的大学,如:哈佛、普林斯顿就挤进了前10,超越了以工科、商科为主的大学。收入虽然并不是衡量毕业生价值及大学好坏的唯一标准,但至少可以说明通识教育的重要性。

在哈佛、耶鲁、普林斯顿三座“大藤”(最著名的常春藤)里,耶鲁尤其强调文科和艺术对学生一生的影响。在耶鲁,本科生三年级以后才选专业,而且只要选够36门课就可以毕业,不做毕业论文。因为,学校不想让学生用全部时间来准备考试,以至于耽误了他们的全面发展。

事实上,耶鲁学生一半的时间都花在了课外活动中,因为这些看似和考试无关的活动,培养了学生的各种优秀品质,比如拼搏精神、团队精神、领导能力、社交能力、表达能力、全球视野和社会责任感,等等。如果在耶鲁上学,却没学到这些,就失去了在那里读书的意义。

哈佛强调其本科教育是“非职业专科”(Not Pre-professional),也就是说,一名本科生可以对商业和金融感兴趣并修很多这方面的课,但哈佛并没有一个所谓商业或金融的本科学位授予TA。

和耶鲁一样,哈佛也不强调考试成绩,会给大部分学生A,学校希望藉此向学生们透露一个信息——你们的学业已经足够优秀了,你们应该关注课程以外的东西。

普林斯顿的学生无论最后获得哪一种学位,都需要修足够多的人文和社会科学课程,以及基本的理科课程。

即使在盛产科技新秀的斯坦福本科实行的也是通识教育,学生必须在9个领域完成必修课,包括文化与思想、自然科学、科技与实用科学、文学与艺术、哲学、社会学科与宗教思想。

所以,很多美国名校的毕业生,虽然本科毕业时只拿了一个或两个学位,却因为通识教育,擅长很多领域。书中,吴军举了他Google同事科恩博士的例子,科恩博士本科学习音乐,博士时改学电机工程,做了多年研究后,又跟同事一起创办了著名的语音识别公司Nuance,把公司卖掉后才进了Google,从Google退休后,又到乐队演奏去了(他平时的演奏一直没有中断)。这类例子在美国非常多,但在中国却很少见。

3 教育就是“引出”
让热忱与兴趣适配、链接

促成吴军写这本书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的亚裔高中生以及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高中生,申请美国最优秀的高校正变得越来越难。吴军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教育理念不同,或者说对教育的意义认知不同。

书中,吴军举了一个例子:1998年,著名花样滑冰选手关颖珊和美国一名新秀——15岁的高一学生塔拉·李宾斯基(Tera Lipinski)争夺奥运会女子单人滑冠军。决赛中,经验丰富的关颖珊因为紧张而失误,最后屈居亚军,李宾斯基毫无压力、正常发挥,获得了冠军。赛后,两人都接受了采访。李宾斯基说,我当时就想着转呀转呀,结果完全发挥了水平。关颖珊说,我想到了父母、奶奶……为了报答他们,我要好好发挥。

吴军认为,这两段话就折射出了中美教育的差异:亚裔家长给了孩子太多压力,很多中国学生并非出于兴趣,而是因为现实的利益而学习。不少人上大学是为了拿文凭,拿到毕业证就意味着考试生涯结束了,接下来一辈子再也不用学习了。

但事实上,想进入哈佛这样的学校,最重要的是爱学习,有非常强的学习动力和自觉性,同时有志于成为各学科最优秀的人士。哈佛希望网罗全世界各领域最顶尖的人才,比如:马友友、林书豪、娜塔莉·波特曼(美国著名演员)等等,无论哪个领域的顶尖高中生,只要学习不太差,哈佛肯定录取。

正如吴军在书中所写,为了进哈佛而进哈佛和因为对知识的渴望进哈佛是两回事,前者的人生高峰在离开哈佛的一瞬间就结束了,而后者的人生在离开哈佛后才刚刚开始。

在书中,吴军说,有了通识教育的基础,一个人能走多远,取决于两点:1、服务社会的意愿;2、对所从事的事业的喜爱程度。这两点其实都提供了一种东西:热忱

还记得《虎妈战歌》中的“虎妈”蔡美儿吗?她成功地将女儿索菲亚送进了哈佛,索菲亚毕业之后决定参军,蔡美儿也十分支持女儿服务社会的想法。

事实上,英美名校在提供通识教育的同时,还以相当的自由度、包容度,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找到适配的方向和兴趣

美国学生对成功的定义非常多元化,一些在亚裔眼里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如:新闻记者(美国大部分新闻工作者收入很低)、低级地方官(收入也很低)、卫生、工会、参军,恰恰是很多哈佛毕业生的职业选择。

每年都会有很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哥伦比亚大学做演讲,有一年学校邀请了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引起了很多争议,连当时的纽约市长都不太乐意。哥伦比亚大学为什么坚持这么做呢?因为学校认为要把今天的学生培养成明日的世界领袖,就应该让年轻人更全面地了解世界,倾听不同的声音。

耶鲁大学是美国大学中最崇尚自由的学校,越战期间,很多年轻人因为反战而逃兵役,美国政府要求各大学不收这些学生,但耶鲁大学以学术特权为名坚决抵制政府的要求,于是,耶鲁有了一位逃避越战兵役的总统——克林顿。耶鲁很清楚自己培养的是未来的领袖,不能用老人的观点禁锢年轻人的思想。

教育的英文是educate,源于拉丁文的“educare”,本意是“引出”

所以,其实,所谓英美名校只是做了一件事:引出潜藏在孩子内心的智能。一旦学生拥有了持续一生的学习热情,他人的教育工作也就此完成了。


本文转自:书圈

0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6-11-2018 1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深度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精华

0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6-14-2018 01:5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您点个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